“沒事,隨我來。”

羽嫣走在了前面。

在鳳洛焰看不到的角度,女子忍不住抬手捂了一下心口。

她眉間的星痕黯淡了些許。

哪怕是她現在的境界,本命契也只能承載住一個。

尤其是在水暮染是上古青龍的條件下,雖然他還未完全覺醒血脈。

鳳洛焰說的沒錯,把他放在蘇若若身邊的確是最好的方法。

修仙界,修士和靈獸的契約只有兩種。

一種是本命契約,另一種便是主僕契約。

本命契約考驗修士的神識境界,只要神識足夠強大,確實不僅只能有一個。

眾人普遍以為的本命契約唯一,不過是渡劫期以下,無人能做到二契罷了。

羽嫣也是那日翻看《修仙界雜聞》才知道,當時她只是錯愕了一下。

沒想到今日會用到。

不是她自不量力,羽嫣從修煉開始就知道自己神識強於一般人太多。

哪怕是師兄,她也不是沒有和他神識切磋過。

她是強的。

方纔契約時並沒有遇到太大阻礙,除了後續神識強度稍有些跟不上。

開弓沒有回頭箭,咬咬牙便也成功了。

以前羽嫣不覺得有什麼,與生俱來的天賦誰也更改不了,大概是上天願意多眷顧她一些罷了。

而現在,她的境界已經讓她距離此方天道越來越近。

羽嫣隱隱覺得,或許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只是她暫時無法觸碰到罷了。

可她確實是高估了自己。

此番若不閉關提升,她可能要被反噬受傷了。

女子強壓下喉間的腥甜,在鳳洛焰跟上來的時候已經恢復了往常。

殿外

蘇若若站在殿門前的桃花樹下。

她望着風夙的房間發獃。

以前她來雁回峰都是在山腳下,最多來到半山腰。

能夠登上山頂的次數屈指可數。

風師兄在閉關,蘇若若眼中滿是戀慕和崇拜。

等風師兄出關,想必就是金丹境界了吧。

不知想到了什麼,蘇若若杏眸染上了顯而易見的幽怨。

她的視線轉移到了雁回殿。

羽嫣強壓下心尖涌動的血脈奔騰。

白玉石砌的殿宇一如它的主人,清冷又肆意,仿如無論多麼矛盾的感覺放在她身上,都仿如理應如此般自然。

少女心中跳躍着的壓抑不住的怨懟,還有自己都察覺不到的嫉妒。

嫣師叔為什麼不治好夙哥哥臉上的傷?

明明她有這樣的能力,一顆丹藥便能解決的事情,她不信她不知。

偏偏夙哥哥一點兒也不在意,他還維護她!

他真的不介意嗎?

就在蘇若若盯着雁回殿,視線越來越陰沉的時候。

吱呀一聲,大殿門開了。

少女目光來不及收回,正好被羽嫣捕捉了個完全。

羽嫣摸了摸兔子腦袋,心中搖頭又嘆氣。

似是假裝沒看到般,等羽嫣走到蘇若若面前時,女子神色沒有絲毫變化。

蘇若若微微握起了拳頭,心有慌亂。

嫣師叔……應該是沒看到吧。

少女早已恢復了一派天真爛漫,她揚唇朝羽嫣笑,“師叔你來了,若若都等的無聊了!”

呵。

羽嫣清淺的看了她一眼。

任誰對着如此天真的小姑娘,都不會對她剛剛的話多想或計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