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羽嫣便進了大殿。

蘇若若跟着也不是,不跟着也不是。

羽嫣回到雁回殿便撐起了結界。

她之所以走的這麼著急,是因為小焰突然給她傳音。

他說他想到解決辦法了。

鳳洛焰站在羽嫣面前,他雙眸亮晶晶的看着她。

少年摩挲着指尖,在羽嫣期待的目光中緩緩綻開一抹笑。

“姐姐,你只要把我放在蘇若若身邊不就可以了?”

鳳洛焰沒提條件,倒是先把他想到的主意說了出來。

羽嫣眸光微閃,心中隱隱有些失落。

沒想到小焰說的辦法竟是這個,她何嘗沒考慮過,但也僅是轉瞬即逝的一個想法罷了。

把他放在蘇若若身邊,蘇若若她倒是放心了,又換成小焰需要她時時刻刻牽掛着。

“不妥。”羽嫣拒絕道。

鳳洛焰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他也不失落。

反而湊到羽嫣面前彎下了腰,眨了眨無辜的眸子。

羽嫣淡淡瞅了少年一眼,伸手將人推開。

鳳洛焰順勢後退,只聽他笑道,

“我知道姐姐是擔心我,但現在除了這個並沒有好的辦法不是嗎?”

羽嫣不置可否,只是神情上並沒有要鬆口的意思。

女子黛眉輕皺,桃花眼半垂着遮掩住略顯煩躁的思緒。

真是棘手呢!

就在此時,少年清澈明朗的聲音再次悠悠傳來,

“不過也不是沒有兩全之策,單看姐姐願意不願意了。”

羽嫣掀眸,微揚的眼尾划過一道流光,清淺的瞳孔中驟然暈染開來看透一切的笑意。

鳳洛焰身體一僵。

他怎麼感覺……姐姐就是在等他這句話呢?

羽嫣若是知道他的想法,一定會敲他腦門一下並道一句想多了。

她只是單純的覺得,少年藏不住算計的狡黠模樣很可愛罷了。

不過經鳳洛焰一提醒,羽嫣確實想到了這一層。

之前從未提,不知是刻意忽略還是真的沒想到。

羽嫣抬手朝他招了招,“過來。”

鳳洛焰微微抿唇,他有些緊張。

他看不出姐姐的想法,只能在噗通噗通的心底胡亂猜測。

無意識的,少年在羽嫣面前半跪下來。

他仰頭望着她,下一刻便瞧見羽嫣抬手結了一個印記。

鳳洛焰感覺自己幾乎要窒息了。

一切僅在一瞬間,本命契約的印記落在了少年額頭。

金色的鳳凰展了展翅膀,頭頂的三撮紅毛顫了顫。

額間的契約印在契約完成的那一刻光芒大盛,然後漸漸隱藏進了鳳凰額前的羽毛間。

羽嫣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金色鳳凰。

女子粉唇微掀:“化形。”

鳳凰歪頭看了她一眼,被契約逼回的神獸原形頃刻消失。

少年再次出現。

毫不意外的,羽嫣看到了鳳洛焰眉間與她如初一轍的星痕。

“姐姐!”

鳳洛焰激動的喊了她一聲。

羽嫣自然的收回視線,纖白的手指微攢。

神識傳來的隱隱疲憊感讓她忍不住揉了揉額角。

鳳洛焰當即擔憂的問出聲:“姐姐你不舒服嗎?”

羽嫣從坐榻上走下來。

她神色一如往常,仿佛鳳洛焰方纔看到的倦怠,只是錯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