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嫣想,她也不計較呢。

“嗯,師侄久等了。”

女子說著還笑了笑,驚心動魄的容顏奪人心神。

蘇若若摳住了掌心,杏眸一顫。

只覺自己剛剛的挑釁,在對方面前仿若擅自表演的小丑。

羽嫣絲毫沒在意蘇若若是何反應。

只見女子將懷中的兔子抱到了蘇若若面前。

瞧着近在咫尺的毛絨絨小赤兔。

蘇若若整個人心尖一顫,那股不受控的感覺又來了。

她忍不住出手接過了兔子。

出乎意料的,赤兔沒有絲毫的掙扎,乖乖巧巧的趴在蘇若若掌心。

見狀羽嫣微微挑眉。

鳳洛焰整個兔子身體都是僵硬的,他無形中給自己撐了個屏障。

“蘇師侄,本座近期要閉關,看樣子小焰很喜歡你,既如此,還要麻煩師侄多照顧一番。”

羽嫣望着向她瞪圓眼睛的小焰笑着說道。

現在想要反悔已經晚了啊小焰。

鳳洛焰依依不捨的看着羽嫣。

他沒有反悔,這是他必須付出的代價。

他已經和姐姐有本命契約了,他早晚還會回到姐姐的身邊。

到那時,他再也不會和姐姐分開。

赤兔安靜地趴在了蘇若若掌心,眼皮耷拉下遮蓋住了眼睛。

羽嫣桃花眸微閃,她視線移到蘇若若臉上。

瞧見對方專註盯着小焰的目光,女子微微勾唇。

“蘇師侄?”

見她不回答,羽嫣喚了她一聲。

蘇若若像是才反應過來羽嫣話里的意思。

她錯愕的瞪大眼睛,神情似是難以置信,只聽她問,

“師叔的意思是,讓小焰待在若若身邊?”

怎麼會?

她從來都知道,師叔有多麼寵愛這隻兔子。

現在師叔竟是要把他交給自己!

哪怕只是一段時間而已。

蘇若若非常意外,明明漓師兄在的。

羽嫣自是知道蘇若若心中的疑問,可她並沒有解釋的打算。

她是師叔,她做事不需要理由。

“怎麼,蘇師侄不願意?”羽嫣問。

蘇若若趕緊收斂了神色,她一把將赤兔抱緊了懷中,

“沒,沒有,既然師叔相信我,若若一定不負所托。”

少女保證道。

羽嫣滿意的頷首,她緩緩笑開來,

“好,那就多謝師侄了。”

說完,白衣女子便轉身離開。

蘇若若欲言又止,可對方已經不再給她問話的機會。

鳳洛焰掀眸遠遠的望着羽嫣頭也不回的背影,心底輕哼一聲。

少女收回的目光又落在了風夙的房間處。

她剛剛差點兒就想問一句,風師兄臉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現在想想,後背泛起了一層冷汗。

她還是太弱了,她和她差太多。

她沒資格質問……

蘇若若無意識抓緊了兔子的絨毛。

鳳洛焰怒瞪了她一眼,正好和蘇若若對視。

對方幾乎是立刻鬆開了手,原本的抓握又變成了撫摸。

兔子煩躁的抖了抖毛,嘴邊的鬍子顫了又顫。

忍住,他要忍住。

羽嫣踏進雁回殿的那一刻,身形忍不住晃了晃。

隨着女子變幻莫測的手指掐訣,整個雁回殿都被封鎖。

女子就地盤膝坐了下來,蒼白的面龐泛着薄汗。

她似是在忍耐着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