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師叔知道,蘇家的事情是她做的了?

蘇若若緊繃著神經。

縱使她是為了報仇,她也知道自己這麼做有些過了。

蘇家除了爹爹,無一人生還。

想着想着,蘇若若心底又划過一抹快意。

轉而又開始焦慮起來。

如果師尊知道一切,一定會懲罰她的!

羽嫣不知道蘇若若的一番心思。

她正在和鳳洛焰傳音。

——“小焰,奪運咒有解開的方法嗎?”

——“姐姐,我傳承記憶中沒有記載唉。”

女子眉頭緊皺,她側頭看了蘇若若一眼。

對方正望着空間壁壘,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姐姐,要我說,最簡單的解決方法便是,”鳳洛焰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他兔子前爪扒拉着羽嫣的衣袖,“殺了她!”

羽嫣拍了一下他的腦袋。

這個她當然知道。

但凡蘇若若有惹到她或者對付她身邊的人,她都會毫不猶豫的殺了她。

再說她也有試探着對她出手,每當她的力量滲透到她的要害之處的時候,便會被擋回來。

這才是最可怕的。

事情已經頗為明瞭。

有人在護着她,比她要強大太多。

想想也是,修仙界根本沒有奪運咒的記載,蘇家更不可能有。

唯一的可能,便是上界了。

不知道是不是察覺到了羽嫣的目光,蘇若若轉頭和她對視。

她視線落在羽嫣眉間的星痕上,越看眼底灼燒感越強烈,最後實在忍不住移開了視線。

蘇若若後背滿身是汗。

嫣師叔眉心的痕跡究竟是什麼?

羽嫣沒有錯過她一絲一毫的變化,她微微勾唇,似乎也沒有陷入絕境呢。

一路上,羽嫣都沒有提蘇家的事情。

蘇若若逐漸放下了一顆高高吊著的心。

——“小焰,你既然可以屏蔽蘇若若對我的影響,那是不是也可以同樣將方法用到她身上?”

把源頭屏蔽了,一切不就解決了?

當然她也知道小焰能力有限。

——“可以是可以,但法術時效太短,需要經常施展。”

鳳洛焰斟酌了一番道。

但如果他一直待在蘇若若身邊就不一樣了。

只要有他在,蘇若若的奪運咒就不會再發揮作用。

鳳洛焰耷拉着耳朵。

他要不要和姐姐說呢。

他不想和姐姐分開,除非……姐姐契約了他!

兔子眼珠一咕嚕,似是找到了和羽嫣“談判”的籌碼,嘴邊的鬍子動了動。

羽嫣沒再說話,小焰說的她都明白。

雁回峰

羽嫣依舊沒有放蘇若若離開的意思。

“嫣師叔,如果沒事的話,師侄就先回去了?”

見羽嫣不提,蘇若若主動問道。

她實在不想待在羽嫣身邊。

對方帶給她的壓迫感太強了。

可蘇若若不知。

哪裡是羽嫣帶給她的壓迫感太強,只是她的奪運咒在羽嫣身上時效了而已。

蘇若若雖然不清楚自己身上背負着奪運咒,但她自小到大都是生長在奪取別人氣運的環境下。

有氣運供給和沒氣運供給的感覺,自然是不一樣的。

羽嫣腳步微頓,她回頭看了一眼遠遠落後的少女,

“蘇師侄先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