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是為了她好。

明明妹妹是喜歡漓澤的不是嗎?

他知道她氣他隱瞞她,設計她。

百裡尉楓看了一眼大堂。

原本想要去見百裡家主的腳步頓時一轉,然後朝百裡裊裊離開的方向追去。

“逆子!逆子!”

百裡家主怒目圓瞪,被百裡裊裊的態度氣的過分。

還不是她不爭氣!

中年男人緊緊的捏着椅子扶手。

“家主,家主不好了!”

“家主,倉庫被盜了!!!”

百裡家主猛的站了起來,他目眥欲裂,一口鬱血吐出。

羽嫣……她好狠!

百裡府上空

鳳洛焰站在水暮染肩上。

他拿着鳳凰爪子戳了戳他頭髮。

“喂,我能進你的空間看看嗎?”

水暮染側頭看了他一眼,他輕笑,

“不行。”

“你!”

鳳洛焰煽動了一下翅膀,羽毛刮過水暮染的脖子,還癢癢的。

青衣男子垂眸笑了笑,沒跟他計較。

主人說讓他們把百裡家的倉庫搬了。

搬了是什麼意思?

大概是搬空的意思吧。

作為修仙界三大世家之一的千年世家,百裡家的寶庫中有多少好東西不必多說。

水暮染和鳳洛焰互相配合,將百裡家三個倉庫全部挖掘了出來。

……

此屆家族比拼是有史以來洗牌最徹底的一次。

蘇家不知是在外結了什麼仇,對方大概是勁敵,以致蘇家幾乎一夜滅門。

百裡家後續儲備不足,作為百裡家兩大支柱的百裡尉楓和百裡裊裊臨時退賽,輸給方家輸得徹徹底底。

溫家一躍成為三大世家之一。

靈舟上

慕楠瑜坐在漓澤身旁。

之前師弟就跟他講了奪運咒的事情,雖然師弟沒跟他說是怎麼知道的。

他也是第一次聽說奪運咒,原本他還抱有懷疑的態度。

這下蘇家滅門,慕楠瑜是徹徹底底服了。

孰不知,蘇家滅門是他能悉數的眾多事件中,唯一一個不是被蘇若若奪運咒影響下發生的事。

但也和蘇若若脫不了干係。

羽嫣找了個藉口單獨帶蘇若若走了。

現在靈舟上只剩下慕楠瑜和漓澤兩人。

“師弟,不是師兄低估師叔的實力,讓蘇師妹待在師叔身邊真的沒事嗎?”

慕楠瑜滿心擔憂。

瞧着蘇家滅門便知道這奪運咒的威力,雖然師叔已經是大乘修為,但……

“師尊說沒事。”

漓澤低聲回應道。

小焰說他有辦法幫師尊避開奪運咒的影響,他應該有把握的吧。

縱使如此,漓澤也同慕楠瑜一般忐忑擔憂着。

師尊的決定又豈是隨便能被動搖的。

她說要帶蘇師妹先走,還不是為了他和慕師兄?

少年放在桌上的拳頭緩緩握緊。

鳳洛焰最好是靠譜一些!

慕楠瑜似信非信的垂下了眸子,心底隱約有一抹戾氣划過。

一想到羽嫣可能會被蘇若若影響,黑暗的想法便在他腦海中滋生。

如果蘇師妹不在了呢?

慕楠瑜猛的回神,他眸子微顫,面上維持着一片如畫的溫潤。

另一邊

蘇若若忐忑的跟在羽嫣身邊。

臨走時,嫣師叔單獨喊住了她。

少女面上不顯,實則心下卻滿是憂慮,師叔是不是發現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