漓澤確定自己嗅覺沒出現問題。

次日醒來後,捕捉到房間內殘餘的桃花香。

他當即拿出傳訊石給羽嫣傳去了消息。

“師尊,你是不是來找過徒兒?”

羽嫣彼時正在同慕楠瑜去往方家的路上。

聽完漓澤的傳音後,女子緩緩笑開來。

他還真是敏銳。

慕楠瑜心中揣着事兒。

師叔昨夜讓他看的圖騰究竟是什麼?

師叔竟是讓他幫忙,確定方家那幾個人身上有沒有圖騰!

想到羽嫣昨夜說的話,慕楠瑜額角突突的跳。

羽嫣說:我會從旁協助你,你只需要睜大眼睛替我看一眼就好。

他本以為師叔說的幫忙,是什麼伏魔衛道的任務。

誰知竟是這……

他是萬萬想不到的。

眼瞅着就要到方家,羽嫣突然停了下來。

青衣女子依舊是那副清秀的容貌,她仰頭看慕楠瑜,

“到時候一定要看仔細了。”

羽嫣笑眯眯叮囑道。

男子如月如畫的面龐上划過一絲彆扭的不情願。

只聽他似是打退堂鼓般,聲音從嘴角溢出,

“師叔,時間還早,要不師侄現在回去換師弟來?”

其實他已經糾結了一晚上了。

師叔說的任務看似簡單好操作,實則羞恥極了。

雖然他是男人,但讓他“偷偷”的去看別人的身體……而且還要看仔細了……

慕楠瑜想想就一陣寒毛立起。

這還不如讓他去除邪呢!

羽嫣眸子一瞪,轉而她似笑非笑道,

“師侄這是要出爾反爾,忤逆本座的要求?”

瞧瞧,瞧瞧,自稱都出來了。

慕楠瑜敢不從嗎?

“是。”

男子嘴角微壓,心中十萬分後悔,昨夜他就不該讓師弟喝那麼多酒。

不然這份“好”差事怎麼會輪得到自己?

羽嫣掐了一個隱匿訣,頃刻間兩人的身形消失。

察覺到慕楠瑜的抵觸排斥,羽嫣給他傳音,

“圖騰只會出現在前胸或者後背,師侄萬不要多想才是。”

一句話落,慕楠瑜頓時鬆了一口氣。

緊繃了一上午的心弦頃刻間放鬆,連帶着表情都跟着活現起來。

“師叔怎麼不早說……”

慕楠瑜咬牙似是無奈道。

羽嫣看了他一眼,她掀唇吐出兩個字,

“忘了。”

慕楠瑜獃愣住,這一頓便走在了羽嫣身後。

望着女子與以往明顯不同的背影。

慕楠瑜眨了眨眼,似乎以往他對師叔的認知有什麼錯誤……

男子薄唇微抿。

他是真的,一點兒也不瞭解她罷!



收到羽嫣回訊的漓澤,再也坐不住了。

師尊真的來了!

這麼說,昨晚他根本沒有認錯。

師尊明明都看到他了,她卻沒認他。

現在還帶着師兄走了!

漓澤一把抱過趴在枕邊睡得正香的兔子。

他耷拉着眼尾,擼了擼鳳洛焰的毛。

一下又一下,絲毫都不憐香惜玉。

鳳洛焰睜開了眼,圓不溜秋的眼底滿是被打擾了睡眠的惱意。

“漓澤!”兔子怒吼。

“唉——”

漓澤快速挼了一把兔子腦袋,在對方化形之前一閃身來到了屋外。

砰的一聲

少年不知道撞到了什麼,像是一堵人肉牆,他立馬伸手一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