漓澤趕緊將人扶住。

可是在垂眸在看清對方的模樣後,他像是抓到了什麼燙手山芋,一下子鬆開了手。

蘇若若身形一晃。

她萬萬沒想到,師兄扶都扶着她了,下一刻竟是會將她甩開。

少女明媚的俏臉難看了許多。

漓澤抱歉一笑,“對不起啊,是師兄莽撞了,蘇師妹,你沒事兒吧?”

蘇若若搖了搖頭。

望着少年滿是誠摯的俊顏,蘇若若想,師兄肯定不是故意的。

昨日他還貼心的給她*穪碜拧

“澤師兄,你有看到慕師兄嗎?剛剛師妹敲他的門,裡面好像沒人。”

蘇若若說著還看了一眼隔壁的房間。

聽說昨夜他們去了百裡府。

少女微微垂眸,眼底爬上了幾分惱意。

之前她明明也有邀請師兄去蘇府,可兩人都拒絕了。

明明她才是他們的師妹。

她百裡裊裊算什麼!

想到爹爹聽說的小道消息,蘇若若心中有了緊迫感。

百裡家想要和嫣師叔的徒弟聯姻。

別人她不管,可風師兄……風師兄不能娶別人。

漓澤順勢看了隔壁一眼,她說慕師兄啊。

他當然沒看到,他哪有機會看到?

呵。

慕師兄清晨就隨師尊出去了呢。

漓澤輕哼一聲收回視線,少年薄唇微掀,“不知。”

蘇若若抬眼。

“漓道友。”

一道颯爽的女聲傳來,打斷了兩人的對視。

百裡裊裊在樓下看了好一會兒了。

從粉衣少女試圖敲響漓澤的門開始。

她不認識蘇若若,此番上樓見到少女的正面。

百裡裊裊像是突然被勾起了什麼回憶。

只見她手中鞭子一甩,啪的一聲打在了幾階樓梯上。

“你是蘇若若?!”

對方模樣變化挺大的。

畢竟百裡裊裊最後見到蘇若若,還是她五歲被放逐之前。

唯有那雙眼睛,她一眼就認出了她!

漓澤眉心一跳,他趕緊後撤兩步,退到了門檻里。

瞧這架勢,兩人是有仇啊!

要不是怕影響不好,漓澤甚至想直接把門關上。

就在這時。

身後突然傳來一股大力,猝不及防的,漓澤又被推了出去。

不多不少,少年剛好邁到了百裡裊裊和蘇若若中間。

漓澤惱怒的看了空蕩盪的門口一眼,他咬牙切齒。

鳳洛焰!

門內的少年直接笑出了兩個梨渦。

他垂眸看了看雙手,對自己一番推手行為很是滿意。

百裡裊裊猛的將鞭子收起,見漓澤看她,她神情立刻柔和下來。

蘇若若望着百裡裊裊若有所思。

她本就沒把她放在心上。

方纔她就是等着她出手呢,到時候她再反擊,無論結果如何,她都占理。

這女人,她從小就討厭她!

小時候他們就總是拿她和她比較,說百裡裊裊天賦比她要好。

呵,現在還不是不如自己?

蘇若若眼底划過一抹嘲諷。

“漓道友,我是來找你的。”

百裡裊裊像是自動忽略了蘇若若的存在。

剛剛的針鋒相對也仿佛不存在似的。

她此刻正溫柔的看向漓澤,早就打好的腹稿一字一句說出,

“思來想去,昨日的答謝宴太過隨便,今日家父托裊裊過來,請漓道友和慕前輩赴宴,感謝二位的救命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