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也不用在意的。

但不知為何,她就是開始在意起來了。

羽嫣坐在那裡發了一會兒獃。

在她離開後沒多久。

床上的人倏然睜開了眼睛,狹長的眼底划過一絲警惕和狠厲。

她是誰?

——

漓澤和慕楠瑜回到棧的時候,已經是深夜。

少年砸吧一下嘴,回味了一番百裡府的酒。

是好酒,他還可以再改良一番,到時釀給師尊嘗嘗。

房間里

慕楠瑜拿出了那把摺扇,溫潤清淺的視線,落在扇面上的時候更加柔和。

這是夢中他被拋身成屍的地方,也是今生重獲新生的地方。

他永遠都不會忘記,師叔當年將他從魔修手下救出來時,他睜眼看到她的那一刻。

他知道他很狼狽,她像是神女,不染一絲纖塵。

男子嘴角上揚着,指尖輕輕在扇面上划過,仿佛這樣就可以撫到……

“誰!?”

慕楠瑜唰的一聲將扇子收起,他警惕的眸光看向窗邊。

那裡立着一道纖細窈窕的身影。

男子眼底沒有絲毫波瀾,只有遮不住的暗沉深意。

羽嫣頗有些意外,他還是第一次在這個師侄面上看到如此凌厲的表情。

不得不說,這反差,和她的認知有些大。

但也在意料之中不是嗎?

慕師侄是師尊的徒弟,更是年紀輕輕的元嬰期修士,沒點兒暗黑屬性哪裡活的到現在?

“是我。”羽嫣淡淡開口。

聲音是一如往常的清靈恣意,此刻帶上了些懶散。

慕楠瑜神情有一瞬間的皸裂。

他有些不信,但是又不得不相信。

“嫣師叔?”他試探性的問道。

羽嫣:“嗯。”

啪嗒一聲,扇子掉在了地上。

慕楠瑜慌亂的低頭,想要伸手撿拾的動作遲遲沒有落下。

羽嫣垂眸看了一眼,她問,“你怎麼不撿起來?”

慕楠瑜身形一僵。

他快速的撿起扇子收緊袖中,手掌緊緊的攥着,像是生怕再掉出來。

男子耳後漸漸爬上了一絲微不可察的粉紅,在昏暗的燈光下讓人看不清。

羽嫣朝他走近。

“師叔怎麼來了?”慕楠瑜調整好氣息問道。

“找你。”

男子心頭一跳。

他怔愣的望着緩緩朝他走近的女子,攥着扇子的掌心都浸出了汗。

“師叔……找我做什麼?”

慕楠瑜仿佛聽不到了自己的聲音,他開口的話帶着微不可察的顫音。

師弟就在隔壁。

師叔不找他卻是來找自己。

慕楠瑜原本就因為酒意上頭而散亂的思緒,此刻更是亂作一團。

不知今夕是何夕……

羽嫣怪異的看了他一眼,

“漓澤睡下了,我來找師侄幫個忙。”

女子說著鼻尖微動。

醇厚的酒香從對方身上蔓延在空氣中。

羽嫣終於明白了慕楠瑜的反常。

又是一個喝起來不顧消散酒勁的家伙。

耳邊傳來一陣輕笑,慕楠瑜猛的回神。

後背泛起的薄汗頃刻間涼了下去,男子意識終於回歸了正軌。

“原來如此。”

慕楠瑜瞭然一笑,滿是濕汗的掌心緩緩鬆了松。

心中突然空落落的。

羽嫣示意他坐,這件事還是要儘快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