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若若眉目一凜。

她強忍着同蘇浩托盤一切的衝動,袖子下的手掌握成拳,

“爹爹,事已成定局。”

……

羽嫣坐在房頂聽着父女倆的對話。

其實她覺得,蘇若若報仇一點兒也沒錯,她也不會插手這件事。

只是她已經在蘇府轉了一圈。

蘇霆住在哪兒呢?

女子從房頂落下,大乘期的神識再次放開,很快,便發現了蘇府側門邊一道翻牆而入的身影。

羽嫣眸心一亮。

蘇霆是金丹後期修為,那一招他是存了心要殺死百裡裊裊。

只有殺了她,蘇家和百裡家的仇怨才會不共戴天。

畢竟,百裡裊裊是百裡家主唯二的女兒。

至於他會不會被削掉家族比拼的資格……

呵,蘇霆不在乎。

不參加更好,他只需要坐山觀虎鬥。

最後的贏家還是他們方家!

蘇霆捂着被攻擊反彈的傷口,踉踉蹌蹌的摸到了自己的房間。

都說隔境隔天塹。

在元嬰期高手面前,他就是個小嘍啰。

蘇霆垂眸看着被鮮血暈染開來的胸口。

蘇山,哪怕他不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兒子,也從來都沒給過他好臉色。

他看重的,從來都是他的嫡子!

蘇霆陰沉着臉,周身隱約籠罩着黑紅色的暗光。

隨他而來的羽嫣見此,她抬手看了看手上的青鐲。

羽嫣給水暮染傳音道,

“看的出什麼嗎?”

男子周身的黑氣最多只能算是戾氣,戾氣濃郁到極致便會凝結成實質。

可見蘇霆有多憤怒。

沒人比羽嫣更清楚,那不是魔氣。

蘇霆現在依舊是正道修士。

青鐲在女子纖白的手腕上轉了轉,幽幽青光乍現。

好在羽嫣一直維持着隱匿*,黑漆漆的環境中,並不會被髮現。

說起來,蘇霆是不是忘了點燈?

——“主人,還是要看他身上有沒有殺戮血脈的圖騰,我傳承記憶中有圖騰的模樣,主人可以看看。”

在水暮染話落,一副黑紅色的劍狀圖騰出現在羽嫣識海,隱隱有金色紋路環繞在圖騰周圍。

女子微微挑眉,這個黑紅黑紅的顏色,還真是容易讓人誤會呢。

——“主人,這是覺醒之後的殺戮圖騰。”

“嗯,我知道了。”

羽嫣掀眸間,恰好和對方看過來的視線相對。

只是男子的眸底空無一無,倒影不出她的身影,只有一片漆黑。

他看不到她的,羽嫣緩緩朝蘇霆走近。

對方也早已移開了視線。

在羽嫣一步一步靠近的時候,蘇霆也扶着桌子站了起來。

他隨手脫掉了外袍,然後又服下一顆丹藥,閉眸躺在了床上。

羽嫣坐到了桌邊。

雁回殿徹夜燈火通明,她都習慣了。

此刻夜晚待在這麼一個黑漆漆的房間里,羽嫣頗為新鮮。

——“暮染,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這兩天你找機會看看,蘇霆的身上究竟有沒有殺戮圖騰。”

其實她不是不可以外力強制,那樣她現在就可以得到答案。

只是……

她再怎麼說也是女子,這麼做是不是不是很好?

女子眉眼間划過一絲興味兒,她從前何時在意過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