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此時

一道青衣身影與漓澤擦肩而過。

少年突然停下腳步,他揉了揉鼻子仔細嗅了嗅。

“怎麼了,漓道友?”

百裡裊裊跟着停了下來,她眸色溫柔的望着他。

可惜漓澤像是根本看不到似的。

少年回頭看了一眼,正好青衣女子回頭。

一張與師尊完全不一樣的臉。

“你有沒有聞到……一陣香氣?”

漓澤不確定的問道。

酒方是他寫的,他也知道桃花釀是什麼味道。

方纔他好像聞到了,在剛剛那名女子身上。

除了師尊,別人不可能會有。

可惜對方根本不是師尊,漓澤懷疑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但師尊若是想改換容顏是極其容易的。

百裡裊裊神色疑惑,她聽漓澤的話在空氣中聞了一下。

少女搖搖頭。

漓澤有些失落,看來是他搞錯了。

再說,如果師尊真的來了中域,又怎麼可能不聯繫他?

漓澤有些心不在焉的想着。

羽嫣回頭看漓澤的時候,正好和對方的視線撞上。

她沒想到才到中域,就碰到他和慕楠瑜。

不過,看樣子,漓澤大概沒認出她。

羽嫣對自己的易容術還是很有信心的,更何況她已經是大乘期。

唯一可能露出破綻的,便是周身還未散去的清淺桃花香。

羽嫣又抬起胳膊嗅了嗅。

好像味道更淺了,顯然漓澤自己也是不確定的。

女子眸間划過一絲笑意,突然有種逗弄小家伙的滿足感。

哈哈哈哈哈哈。

她來中域是有正事兒的。

羽嫣駐足在蘇府面前抬頭。

書中提到過一個關鍵人物,蘇家家主的兒子蘇霆。

他不是蘇家的血脈,而是方家的。

在家族比拼中,蘇霆試圖挑起蘇家和百裡家的爭鬥,藉機讓方家坐收漁翁之利。

爭鬥確實是挑起來了,但後來由於蘇若若的加入,百裡家原本的比敗局勢逆轉,輕而易舉滅了蘇家。

自此修仙界三大頂級修仙家族只剩下兩個。

因為吞併了蘇家,原本處於弱勢的百裡家一時有和方家齊頭併進之勢。

這些羽嫣其實並不關心。

讓她感興趣的是蘇霆。

此人和方流裕有點兒關係。

或者說他是方流裕血緣上的親侄子,也是方家現任家主的弟弟。

當然,書中只是簡單的提了一下蘇霆和方家家主的關係。

蘇霆後來入了魔,並且是季無野手下的第一魔使。

他和季無野如初一轍的嗜殺。

之前羽嫣看到這裡的時候沒多想。

只以為這第一魔使是受魔尊的影響,或者領了魔尊的命令才如此。

現在結合方流裕留下的信,以及她對殺戮血脈的瞭解。

她有必要探一探這蘇霆。

希望不受她想的那樣。

羽嫣身形漸漸隱匿,隨後她光明正大的走進了蘇府。

漆黑的夜空星星點點

蘇若若早在下午就回到了蘇家。

當下她正坐在蘇浩對面。

“爹爹,我已經回來了,蘇山也已經接到了消息,你再想*畠夯厝ナ遣豢赡艿摹!

蘇浩恨特不成鋼的看着蘇若若,

“你不該回來!若若,你不該回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