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來像是逃難的。

漓澤心裡吐槽道。

百裡尉楓拉着百裡裊裊的胳膊,他發狠的看着身後的蘇霆。

“蘇霆,你是想被取消家族比拼的資格嗎!”

百裡尉楓壓着嗓子喊道。

對面男子原本醞釀起靈力球的動作一頓,狹長的眸底划過一絲戲謔,既而毫不憐惜的朝百裡裊裊打了出去。

“裊裊!”

百裡裊裊早在對方攻擊來的那一刻推開了百裡尉楓,她眼底滿是挑釁的不甘。

若非她和哥哥實力不夠,若非百裡家太弱……

砰!

千鈞一髮之際,百裡裊裊只覺身體突然被一道大力拉到了一邊。

回神時,蘇霆的攻擊已經被擋了回去。

蘇霆萬萬沒想到會有元嬰期的高手幫他們。

他不甘心的看了一眼擋住他攻擊的慕楠瑜,然後快速轉身離開了。

漓澤鬆開了百裡裊裊的衣袖。

他一句話也沒說走回了慕楠瑜身邊。

“裊裊,你沒事吧!”

百裡尉楓趕緊扶住了少女,他擔憂的望着她。

百裡裊裊搖了搖頭,“我沒事的哥哥。”

而後少女看向漓澤和慕楠瑜方向,她調整好氣息走了過去。

百裡裊裊:“多謝二位前輩相救。”

百裡尉楓:“多謝二位道友相救。”

前輩?

漓澤摸了摸下巴。

雖然他的修為就比這位姑娘高一個小境界,但被對方這麼喊前輩,他還真的有些不好意思呢。

慕楠瑜微微點頭。

百裡尉楓抬眸望着兩人,在看到漓澤腰間掛着的蒼渺宗弟子令牌時,他心頭一跳。

“不知二位道友可是來自蒼渺宗?”

百裡尉楓收回視線直接問道。

漓澤立刻捂住了腰牌,可惜已經晚了。

慕楠瑜笑了笑:“是。”

“在下百裡尉楓,二位道友對我兄妹有救命之恩,不如隨我去百裡府中一聚?”

藍衣男子笑着朝慕楠瑜和漓澤發出了邀請。

且不說兩人救了他們,就沖漓澤和慕楠瑜的身份,他便不能錯過這個機會。

之前他還想和妹妹找機會拜訪。

沒想到上天竟是把機會送到了他們面前。

百裡裊裊的視線一直落在漓澤身上。

剛剛因為對方拉自己的那一下,到現在她的心還撲通撲通極速跳着。

慕楠瑜側頭看了漓澤一眼,似是在尋求他的意見。

“師弟以為呢?”

漓澤回望過去,他狐狸眼眨了眨,然後挑眉笑,“師兄做主便是,我沒意見。”

慕楠瑜將扇子插回了腰間,他抬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百裡尉楓當即欣喜的不行。

路上,百裡裊裊漸漸走到了漓澤身邊。

“前輩,”

“道友,我叫漓澤,你別喊我前輩了。”

太彆扭了。

若是他同慕師兄一般修為高深還好,關鍵是他修為也不高啊!

“漓,漓道友,我是百裡裊裊。”

向來颯爽果決的少女突然嬌柔起來。

正同慕楠瑜交談着的百裡尉楓,回頭看了他一眼。

心想妹妹還真是上道,他都還沒和她說家族會議上的事。

現在看來已經不需要了。

剛剛慕道友已經說了,漓道友是嫣尊者的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