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若若不贊同的看了漓澤一眼。

就在她還要說什麼的時候,慕楠瑜直接拍板了。

“行,就聽師弟的,蘇師妹,你的好意我們心領了,想來還是住棧相對方便一些,你說呢?”

慕楠瑜一副商量的口吻,實則直接定下了結果。

蘇若若微微抿唇,被兩雙眼睛直直盯着,她也只能道,

“確實,住棧會方便。”

畢竟他們是代表蒼渺宗。

過兩天少不了其他宗門或者依附家族拜訪,住在蘇府是有所不便的。

但也不是不可協調,但師兄師弟不願,她也沒有辦法。

為什麼不願呢,只要他們去,蘇山肯定不敢怠慢。

蘇若若上樓梯時走在了慕楠瑜後面。

漓澤踏上第一階臺階的腳步一頓,他紳士的收回,給蘇若若讓了一步。

少年笑的妖孽,他道,“師妹先走。”

原本蘇若若還沉浸在失望中。

見漓澤一副對她體貼照顧的樣子,少女立刻心情明媚起來。

她朝他笑:“謝謝師兄!”

漓澤微微點頭。

懷中的兔子耳朵豎起來又耷拉下去。

——“虛偽。”

——“閉嘴!”

傍晚

漓澤敲響了慕楠瑜的房門。

“師兄,要不要出去玩兒?”

少年眼中星光閃爍,神情滿是躍躍欲試。

慕楠瑜輕笑,一襲白衣不再是宗門弟子的服飾。

前襟處微金色的細小長鏈垂落至腰帶,走動間不由的吸引着人的視線。

漓澤出手拽了拽,他又問了一遍,

“去不去啊慕師兄?”

慕楠瑜打開他的手,手中握着一把摺扇,他輕敲了漓澤的額角一下,

“去!”

漓澤咧開了嘴。

傍晚的天羲城比白天更熱鬧。

街邊充斥着各式各樣的小攤,多像是坊市一般直接將東西攤在地上。

距離家族比拼開始不足七天。

白日到達的家族子弟,以及各大宗門提前來的弟子都出來了。

慕楠瑜隨漓澤逛了一會兒。

很快兩人走到了護城河邊,繁茂的古樹下,慕楠瑜打開了扇子,露出了上面的圖案。

漓澤垂眸看了一眼,他微微挑眉,

“師兄這扇面有點兒東西。”

看起來像是魔域的地界。

修仙人就是有這樣的直覺,僅僅是憑一座山一些靈植,便可判斷出是非我地界。

慕楠瑜不置可否。

“說吧,師弟,這裡沒有別人了。”

男子溫潤的聲音緩緩流瀉。

漓澤捏了捏耳垂,“原來師兄知道啊。”

他怎麼知道他有話要說。

慕楠瑜輕瞥了他一眼,“如果沒有事,師弟出來玩兒會帶我?”

漓澤一噎。

師兄這麼直接真的好嗎!

少年輕咳一聲,

“說正事兒,師兄,你也別管師弟是怎麼知道的,以後記得和蘇——”

“小心!”

慕楠瑜伸手將漓澤扯到了身後。

周身元嬰境界的結界升起,避免了突然飛瀉而來的靈力攻擊。

漓澤狐狸眸子瞪大,他錯愕的看着落在結界上炸開的紅色靈力球。

可真好看啊,可惜差點兒炸在他身上!

漓澤壓下了唇角,眼睛死死的盯着隨着靈力攻擊而來的一男一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