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界史冊應該是有記載的。

只是時間比較久遠罷了。

奪運咒只能由他人設下,修士自己做不到。

看樣子,蘇若若本人是不知情的。

畢竟,這種必死的咒術,沒人願意用吧?

但誰又說的準?

只要命夠硬,哦不,是夠尊貴,一切都不是阻礙。

鳳洛焰掀了掀眼皮,他才不會多管閑事。

漓澤看了慕楠瑜一眼,此刻他無比的同情慕師兄。

——“小焰,真的會變傻嗎?”

——“騙你的。”

——“你!”漓澤吐出一口濁氣。

還好,還好。

被奪點兒氣運就被奪點兒吧,變傻可不行。

慕楠瑜眸子微眯。

就算他不故意去聽,靈舟空間就這麼大,蘇師妹傳訊石里的話他也全聽到了。

有人要害蘇師妹?

慕楠瑜心中嘆了一口氣,他有預感,此番去中域,麻煩事兒少不了。

——

羽嫣察覺到本命契約被牽動了一下。

她立刻感知了一番水暮染的位置。

而後整個人臉色都不好了。

他怎麼跑妖界去了。

羽嫣以為,水暮染出去是想找尋拿他精血的人。

她萬萬沒想到他會跑到妖族的地盤去。

他一條失了精血修為倒退的青龍。

去了不是送死麽?但願她趕到的時候,這青龍沒被抽筋扒皮。

羽嫣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咬牙,眨眼間撕裂空間來到了妖界。

女子尋着契約,最後找到了妖王殿。

事情就是這麼巧,事情就是這麼不巧。

羽嫣站在殿前沒動,她知道此刻殿內的人已經知道她到了。

妖界位於整個修仙界地域的西方,隔着一灣海域毗鄰魔域。

平日里妖界與人修井水不犯河水。

女子神色恣意,絲毫看不出是來尋人的。

正如她所料,妖王捕捉到她的氣息便走了出來

“尊者大駕光臨,也不提前告知吾一聲。”

鳳臨一頭金色的頭髮,容顏俊朗。

仔細看去,似有兩分和鳳洛焰相似的地方。

此刻他正笑着和羽嫣寒暄,羽嫣微微勾唇。

“妖王久等了。”

轉了個大圈就是為了讓她過來,想必小焰在她身邊,妖王心知肚明。

羽嫣是第一次踏進妖王殿。

曾經她來過妖界幾次,幾百年過去,鳳臨穩坐妖王之位。

現妖界能夠和鳳族有一爭的,唯有白虎一族。

上古四大神獸傳承至今,血脈早已變得淺薄。

青龍族向來在凡界,而玄武……修仙界早已沒了痕跡。

或許到了仙界,會見得吧。

羽嫣心神微動。

“水小友被招待的很好,尊者不必擔心。”

鳳臨一落座便開門見山說道,言語神情間滿是善意。

羽嫣想,藥山腳下的傳送陣是妖王搞得沒跑了。

看似離安居一隅,實在監控八方。

羽嫣桃花眼微揚,她挑起桌盤上的一串水晶靈葡,*的指尖在一顆顆葡萄上划過。

“小焰在本座身邊也很好,妖王不必掛念。”

女子話落,鳳臨明顯氣息一頓。

他面上有些激動,握着座椅柄的手暴起了青筋,只聽他問,

“你都知道?”

“不知道,猜的。”羽嫣淡笑道。

“只是,本座很好奇,妖王既然知道小焰是你兒子,為什麼要把它送到蒼渺宗?”

你又不是養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