漓澤調侃的心思得到了巨大的滿足。

當即閉嘴。

慕楠瑜聽着聽着,便知師弟的話題歪了,他無奈笑了笑。

貔麟赤兔,原來如此。

就在這時,蘇浩給蘇若若傳來了消息。

瞅着手中閃閃亮亮的傳訊石,蘇若若猶豫了一下。

她不知道爹爹此時給她傳訊是什麼內容,其實在師尊同意她一起來之前,她就給他遞了消息。

她要回去。

蘇若若計劃的很全面。

就算當時沈青逸不允許她一起,她也是要自己回去的。

世人皆知她是師尊的徒弟,到時還不是隨她怎麼說?

傳訊石一直亮着,慕楠瑜註意到了她這邊。

見蘇若若一直猶豫着不聽,男子輕咳一聲,

“蘇師妹,萬一找你有急事呢?”

如果是十萬火急的事情,他停下靈舟放她下去也是樂意的。

甚至可以將她送到目的地再去中域。

慕楠瑜皓月般的臉上染着無懈可擊的微笑。

蘇若若頗為意外的看了慕楠瑜一眼。

慕師兄向來對自己疏離,怎麼突然開始關心她了。

“若若,你是不是在路上了,千萬不要回來!記住了,趕緊回宗去,蘇山他要害你!一定要聽話,回去!”

蘇浩的聲音里滿是擔憂和難以遮掩的怒氣。

蘇若若聽着聽着便捏緊了傳訊石。

其實她早有預料,也最好了準備。

她這次回去,就是要藉著滄渺宗的東風復仇!

蘇家想成為第一修仙世家?

那必須是她蘇若若為嫡女的前提下。

自從重回修仙界,蘇若若發現自己的運氣好過其他人太多。

小青雲秘境中,她雖然沒完成師尊的交待,但獲得了機緣無數。

上天是眷顧她的,她天生就適合修仙,她是大氣運之人!

——“離她遠點兒。”

鳳洛焰給漓澤神識傳音道。

——“嗯?”漓澤垂眸看他。

——“她很奇怪,相處久了你會倒霉的。”

兔子前爪老練的拍了拍漓澤的手腕。

——“你怎麼知道?”

——“我是鳳凰,上古純種鳳凰!”

鳳洛焰的聲音中滿是傲嬌。

漓澤難得沒反駁他。

——“那師伯師兄他們……也沒見受影響。”

少年摸了摸下巴,他不是懷疑鳳洛焰的話,他是在分析事實。

——“你不信我?”鳳洛焰瞬間炸毛。

——“境界差距越大受影響越小,但哪怕是掌門,相處至今一定是她被吸了氣運,小心變傻哦,你愛信不信。”

兔子說完便縮着不動了。

上古血脈覺醒之前,他沒有這樣的能力,再說也從來沒關註過蘇若若。

剛剛對方身上一閃而逝的紅光,他看的很清楚。

奪運咒,若是奪來的氣運她能接住,便不會對她的仙途產生影響。

自古妄圖依賴奪運登頂大道的人,皆是一開始坦途順當,隨着後面境界越高奪運越多,身體漸漸承受不住大氣運,中途隕落太多。

用俗話說便是——命太薄!

以至於後來修士都對此術避之不及,奪運咒漸漸失傳。

鳳洛焰的傳承記憶中,奪運咒曾鼎盛過一個時期,那時修士還未發現奪運咒的弊端,結果便是,一個個死得不能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