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山!”蘇浩怒吼出聲。

“浩弟,你別激動,本家主不就是問問?”

蘇山虛偽的笑着,他拍了拍蘇浩的肩頭,也不知用了多大的力氣,蘇浩忍不住一個趔趄。

蘇浩忍住咯血的衝動。

宗門弟子不能插手家族比拼是規矩,一旦參加了就代表自動脫離宗門。

不禁會從此被逐出宗門,還要自毀修為重新來過。

蘇山哪裡只是問問,他是要毀了若若!

蘇浩整個人游走在暴怒的邊緣,此刻也顧不得身份差距。

他一把將蘇山推到門外,然後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蘇山能被他推動自然是放任的結果。

蘇浩一個毫無靈力的廢物,就憑他也想對他動手?

可惜了,他*的過早,沒得到有關蘇若若的消息。

雖然心中遺憾,蘇山面上卻是沒有一點兒後悔的意思。

看到曾經處處踩自己一腦袋的人無能狂怒,還真是痛快啊!

不過從蘇浩的表現來看,蘇若若八成是要回來的。

是啊,他那個小侄女那麼心高氣傲,怎麼會不抓住這個機會回來耀武揚威呢。

若若,大伯可是給你準備一個大禮包啊。

蘇山眯着眼睛笑了笑。

被逐出宗門又如何?

家族比拼百年一屆。

宗門少了一個蘇若若沒關係,百年內蘇家還會有更多優秀後輩出現。

而現在,只有她能幫蘇家!

門內

蘇浩趕緊拿出了傳訊石,他要給若若傳訊,她不能回來。

就算有滄渺宗掌門撐腰又如何,掌門又不會跟着來。

一旦她被拉着參加了比拼,掌門哪裡還會再管她!

——

原本,沈青逸是想撕裂空間送慕楠瑜和漓澤去中域。

只是再加上蘇若若,他擔心一個不小心讓他們在空間隧道中受傷。

最終,沈青逸拋出一架極品靈舟。

“楠瑜,路上小心,有事及時聯繫為師。”

沈青逸送離三人的時候,對慕楠瑜叮囑道。

“是,師尊。”

慕楠瑜不是第一次去中域。

一百年前,他隨大師兄去過一次。

靈舟上

慕楠瑜盯了漓澤懷中的兔子好久。

“師弟,師兄記得,他之前好像不是這個顏色。”

男子說著,仔細回憶了一下上次見到這兔子的場景。

那是在雁回峰,他見師叔抱在懷中。

那時他還只是紅耳朵,何時全身都是紅色的了?

他確定師弟懷中這隻和他上次見到的是同一隻。

鳳洛焰聽到慕楠瑜的話,他抬起頭看了他一眼。

他向來不喜歡見外人。

能待在雁回峰就不出去,出去能躲着人就躲着人。

兔子嘴巴朝慕楠瑜咧了一下。

漓澤察覺到了鳳洛焰的小動作,他拍了他的腦袋一下。

“師兄有所不知,小焰品種比較特殊。”漓澤笑道。

蘇若若也看向了赤兔。

通體赤紅的顏色*着她的眸子,她手指微躥,視線久久不能移開。

“小焰是貔麟赤兔,之前還未成年,肉質不好,現在全身變紅代表長大了,此時若是去毛……”

啪的一下。

兔子伸出爪子打在了漓澤露出的手腕上。

被軟軟的肉墊碰着一點也不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