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她以為,小焰當時是兔子模樣,大概妖王也不知自己流落在外有個兒子。

後來她想起了鳳臨此人,他不是草包妖王,他是坐穩王者之位近上千年,實打實的妖界掌權者。

怎麼可能不知悉自己的血脈。

恐怕他不僅知道,而且還知道的清清楚楚。

鳳臨面色有瞬間的不自然,他輕咳一聲,

“吾是要感謝尊者的。”

羽嫣輕斂眉心不置可否。

女子拽下一顆葡萄放入口中,濃郁的汁水爆開。

“如果吾沒看錯,水小友是和尊者有契約的。”

鳳臨見羽嫣沉默,他緊接着開口道,

“不知焰兒有沒有,”

“沒有。”羽嫣掀眸看了鳳臨一眼。

她看起來有那麼貪婪?

一條青龍不夠,還要一隻鳳凰?

誰知她話落之後,對方眼中卻滿是失望。

嗯?

“焰兒是吾的後輩中血脈最純正的,尊者不會是嫌棄吧?”

鳳臨盯着羽嫣幽幽道。

他倒是瞧得出,水小友身為青龍一族,血脈天賦出類拔萃。

但他的焰兒也不差。

更何況據他所知,焰兒已經血脈返祖,如果真的比較起來,水小友目前還要略遜一籌。

羽嫣被他問得有些懵。

怎麼聽起來,鳳臨似乎是很想讓她契下小焰的意思。

這是親爹?

羽嫣微微皺眉:“妖王是何意?”

鳳臨嘆了一口氣,

“吾承認,是吾用傳送陣將焰兒送到蒼渺宗。”

鳳族血脈純度日益稀薄,鳳族大祭司推算到瞭解決之法。

想他鳳族心高氣傲多年,不願為人修所契約。

但拒絕被契約的同時,也拒絕掉了無數的機緣。

偏安妖界一隅,他們如何尋得複蘇血脈的機會?

所以他將自己和貔麟赤兔一族誕下的兒子送了出去。

前些日子,鳳族聖地降下了福祉。

鳳臨當即便知,一定是焰兒那邊有進展了。

鳳族一旦有後輩血脈覺醒或升級,聖地都會有福祉降落。

他幾百年未突破的瓶頸也開始鬆動了。

按大祭司所言,焰兒是需要被契約的。

這也是他當時選擇蒼渺宗的原因。

焰兒是他的兒子,妖王的後代,可不能隨隨便便被人契了去。

他一直在他身上留有一絲神識,只有契約時才會被觸發,他會考察契主的天資,只是至今還沒派上用場。

羽嫣心下瞭然,果然,是妖王動的手腳。

能在蒼渺宗打通陣法,哪怕是結界略弱的外門,沒點兒真本事在身上是絕對不可能的。

“如果本座沒誤會,妖王此番引本座前來,就為了說這事兒?你要本座契約小焰?”

羽嫣微微後仰上身,靠在椅背上。

她捋着一縷烏髮,眸中星光瀲灧。

“如果本座不願意呢?”

說話間她沉沉望着鳳臨。

“條件任尊者提。”鳳臨笑眯眯的。

“他是你兒子。”

羽嫣收斂了面上的笑意,驚心動魄的容顏上帶了幾分冷意。

女子輕皺眉間似有威壓鋪面而來,鳳臨知道對方這是生氣了。

她生什麼氣?他主動將兒子送給她。

羽嫣是生氣的,而且很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