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清寒委實不像個魔修。

且不說她修煉至今和多少魔修打過交道,就是上一屆魔尊顏鈺,她也是見過的。

羽嫣雙手抱胸看了樓清寒一會兒。

直到看的對方髮毛,她才移開了視線。

只是,是不是,又與她有什麼關係呢?

“樓清寒,凝凝不喜歡人騙她。”

小焰拿了他的靈香木,她還沒“回報”過去呢。

女子留下一句話便離開了。

樓清寒眸子微閃,他不知道羽嫣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不騙她嗎?

可是已經騙了怎麼辦?

空氣中殘餘着淡淡的桃花香氣,他一下子便辨別出了其中的酒意。

不知道想到什麼,男子直接穿透大殿結界走了進去。

羽嫣回到雁回峰的時候,便發現季無野已經回來了。

瞧見他房外的結界,她微微勾唇。

丹心劍還在她這裡,就是不知他那日提劍過來做什麼。

那劍她撿起來的時候檢查過,沒任何問題。

中域

蘇家

蘇浩自從蘇若若拜師滄渺宗後,便被蘇家從凡界接了回來。

此刻聽蘇若若傳訊說她要回來,整個人都激動無比。

俗話說的好,遠水解不了近渴。

雖然蘇家是看在女兒的面子上將他接了回來,但眾人皆知,修真無歲月,誰知道蘇若若多久才能回來一次。

縱使蘇浩是蘇若若的父親,但他一個廢人,尤其他曾經還是炙手可熱的蘇家*人,得罪了多人自是不必多說。

在三年前蘇家家主更迭後的情況下,有眼力見的人自是不會給他好臉色。

當然,內鬥是內鬥,對外是對外。

這不,家族比拼在即,蘇家主蘇山竟是親自來了他的院子。

“浩弟近來可好啊,哈哈哈哈哈。”

蘇山是蘇浩的堂哥,兩人一個祖父。

蘇浩心下冷笑,但明面上他處於弱勢。

只能迎着蘇山的虛偽,跟着笑,只聽他道,

“家主。”

“哎,浩弟,你這不就見外了,本家主平日事務繁忙,疏忽了浩弟,你可不要放在心上。”

說著不要見外,不還是本家主本家主自稱着?

蘇浩知道自己當年中毒和蘇山一脈脫不了干係。

若非他修為盡散,今日坐在家主之位的,一定是他蘇浩而不是蘇山!

蘇浩袖子下的拳頭緊握,他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來人。

蘇山才不會管蘇浩在想什麼,彼此心知肚明,他不記恨他才奇怪。

他只是想打聽一下蘇若若的情況罷了。

每屆家族比拼,七大宗門均會來人,他蘇家向來親近滄渺宗,往屆來的都是尊者的親傳弟子,不知這次……蘇若若會不會回來。

她如果能回來,不如順勢參加一下家族比拼。

只要能壓過方家,他們蘇家就會取代方家成為第一修仙世家。

這是上一任家主的心愿,也是他的所求,沒人不喜歡當梟雄。

蘇若若身為掌門親傳,定是法寶無數,贏個小小的家族比拼難不倒她吧?

“不知若若侄女此番是否回來?”

蘇山開門見山問道。

蘇浩哪裡不知道蘇山打的什麼主意。

就是因為知道他的想法,他才更加氣憤,甚至忍不住大喘着粗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