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允許,他當然要跟上。

赤兔腦袋還往漓澤懷**了拱,像是在報複他掐着他的肚子。

漓澤惡劣的笑。

就他這點兒力氣,撓癢癢都不算。

“慕師兄,蘇師妹。”

漓澤笑嘻嘻跟兩人打招呼。

慕楠瑜倒是沒想到會是漓澤。

“走吧,為師送你們一程。”

沈青逸說著就要撕裂空間,蘇若若此時沖了過來。

“師尊!”

少女忐忑的喊了他一聲。

沈青逸頓住了手,他疑惑的看着她。

男子眼神中的詢問給了她勇氣,蘇若若心頭微松,她趕緊道,

“師尊,徒兒能否和師兄們一起?”

沈青逸似是沒想到蘇若若會提這樣的要求。

他看了一眼慕楠瑜,對方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沈青逸:“可以。”

蘇若若當即杏眸瞪圓,她雙眼亮晶晶的,臉上滿是激動地喜色。

沈青逸看了她一眼。

他這個小徒弟,向來情緒隱匿的可以,很少讓人察覺她的真正想法,多是一派天真爛漫。

可他,卻是不信的。

慕楠瑜悠悠嘆了一口氣。

既然師尊允許師妹跟着,他也只能聽命。

正好驗證一下,他的猜測究竟是子虛烏,有還是不爭事實。

漓澤終於鬆開了鳳洛焰的肚子,他垂眸盯着他兩隻兔子耳朵,狐狸眼底一片幽深。

出了小青雲秘境後,他便翻了相關冊子。

不需要詢問師尊,他便圈定了——那日他最有可能中的便是隱匿符。

修仙界的隱匿符種類繁多,他自詡對陣法符篆敏銳,能讓他神不知鬼不覺被設計的唯有陰陽隱匿符。

其一此符非攻擊,其二可無實體形態。

意思就是說,就算對方將符篆提前燒成灰灑在他身上,只要沾染後沒過失效,便有用。

漓澤氣啊。

當他是那些不聽長輩話的弟子麽,竟然用陰陽隱匿符設計他!

真上不得臺面!

他不會貿然懷疑誰,但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懷疑對象。

其中,便有蘇師妹。

兔子軲轆着眼睛和他對視了一眼,然後立刻移開。

這人怎麼回事,像是誰欠了他債一樣。

——

羽嫣這一覺整整睡了三日。

女子醒來的時候正值深夜,大殿中泛着幽藍的光。

若不是她對顏凝寢殿熟悉,還以為自己誤入了什麼奇奇怪怪的秘境。

她坐起來伸了一個懶腰,眉眼間帶着三分抹不開的倦意。

微風揚起窗邊的紗帳,羽嫣思緒回攏。

她和凝凝喝酒了。

她們喝的很多。

然後醉了。

羽嫣抬起胳膊輕輕嗅了嗅,清淺的幽香攥入鼻尖,女子微微挑眉。

走到外間

瞧見顏凝趴在桌邊睡的正香,羽嫣順勢將人挪到了床上。

趴在那裡也不嫌累。

魔域的夜晚和修仙界格外不一樣。

沒有繁星點點,總有不斷的輕風。

羽嫣出來的時候,不出意外遇到了熟人。

也不知道他在那裡站了多久了。

樓清寒朝顏凝大殿看了一眼。

他三天前給她傳訊約她見面,她沒有理他。

“她呢?”樓清寒問。

羽嫣瞧着男子那一身更加沉澱的氣質,心中曾經的微妙懷疑更加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