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沈青逸離開,漓澤漸漸咧開了嘴。

中域?

他還從來都沒有去過呢。

少年依依不捨的看了一眼雁回殿。

如果師尊能和他一起就好了。

但顯然是不可能的。

主峰

蘇若若正攔在慕楠瑜面前。

“師兄,你能不能帶師妹一起回去?”

她說的是回去,而不是去。

沒錯,她這次不僅要回去蘇家,還要光明正大的回去。

她不再是被他們放逐的卑微可憐虫,她是修仙界第一宗掌門親傳弟子!

慕楠瑜不贊同的皺眉。

他知道師尊去雁回峰了,想來是要喊一位師弟和他一起。

而蘇師妹……

“師妹,你和我說沒用,不如去同師尊商量,如果師尊同意,師兄我自然沒意見。”

男子滿是溫潤的話中滴水不漏。

他側開一步繞過白衣少女。

打心底裡,慕楠瑜並不想帶蘇若若一起。

經過這些年,在主峰為數並不多的相處。

他發現了一個問題。

那便是靠近蘇師妹會變得不幸。

慕楠瑜詭異的多遠離了幾步。

相反蘇師妹本人肯定會逢凶化吉,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是會成為墊腳石。

小青雲秘境之前,大師兄帶蘇師妹出宗門任務,回來的時候受了重傷。

現在還沒恢復完全呢。

大師兄是元嬰期修為,這些年也不是沒和築基期弟子組隊外出,甚至練氣期的也有。

哪次不是完好無損的回來。

怎麼偏偏帶蘇師妹,就受重傷了呢。

他知道一次意外算不了什麼,也許只是巧合。

是他先入為主罷了。

其實慕楠瑜也不想惡意揣測,畢竟沒有切實證據。

若不是他時刻註意着她,他也不會發現。

身處修仙界,有些事情無法用常理解釋。

慕楠瑜將其歸結為命。

都是命啊!

蘇若若回頭不甘心的望着慕楠瑜的背影,她怎麼覺得慕師兄在躲她?

她如何不想去找師尊。

只是上次去小青雲秘境,師尊交待給她的兩個任務,她一個都沒完成。

雖然師尊錶面上沒說什麼,但從她出來後師尊就等着問她,以及得知她沒完成後嚴肅的神情,她便知師尊是不開心了。

這些天她盡可能不在師尊面前晃。

她怕他見她一次就想起來一次,然後漸漸失望她冷落她。

這絕對不是蘇若若想看到的。

師尊從來沒限制她出宗,但自己回去和代表宗門同師兄回去,那是完全不一樣的!

蘇若若還想爭取一下。

這時沈青逸便帶着漓澤回來了。

當然,還包括少年懷中的赤色兔子。

漓澤使勁掐着兔子的胸脯。

識海中和鳳洛焰傳音。

——“真不要臉啊你。”

——“漓澤,你別得寸進尺,把手拿開!”

——“是我讓你跟來的?”

漓澤笑着挑眉,妖孽面龐上的神情欠扁的很。

之前讓他化形他不化。

這次倒好了,他剛出院門兔子就鑽緊了他懷裡。

沒出息啊,說的就是鳳洛焰。

兔子不再吱聲。

是他自己想跟上來的。

姐姐不在,他在雁回峰憋悶的不行如果漓澤再走了,是真的沒人跟他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