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

水暮染抬眸望着她。

不僅如此,她還願意相信他的話,替他尋找*。

青衣男子睫毛微顫,他剛想說些什麼,便被羽嫣接下來的話堵了回去。

“所以,你如果有什麼需要,與我說便是,不需要拿什麼交換,你可懂?”

羽嫣想她真的是太有耐心了。

放在十年前,她肯定不會好脾氣的跟人講道理。

水暮染眼眸一動,他明白了羽嫣的意思,心知自己剛剛做的不合適。

“知道了,主人。”

水暮染說著便解開了腰帶。

乾脆利落的直接不給羽嫣反應的時間。

女子瞬間瞪大了眼睛,桃花眼底閃爍着不可置信的荒唐。

他這是做什麼?

“水暮染?”羽嫣出聲喊道。

男子動作一頓,他將解下的腰帶放在一邊,然後轉過身背對着羽嫣。

“主人不是想知道殺戮血脈的事情嗎?”

他回頭問她。

羽嫣獃愣的點點頭。

她是想知道殺戮血脈的事情,可這跟他脫衣服有什麼關係?

水暮染確定之後放下了心,緊接着褪下了外袍。

羽嫣趕緊按住了他。

“等等,水暮染,你這是做什麼?”

她想她再不阻止他就要脫乾凈了!

“主人,請把你的手拿開。”

他歪頭看了一眼女子按着他肩頭的手。

柔和的俊眉皺起。

像是被彈開一般,羽嫣立刻將手收回,怎麼聽着倒是像他嫌棄她了一樣?

女子審視的目光落在男子的背影上。

脫衣服的是他,嫌棄她的也是他。

這條龍究竟要做什麼?

羽嫣靜靜的看着男人脫下了最後一層裡衣。

心頭平靜無比。

脫吧,反正被占便宜的不是她。

不對不對,她才沒有要占他的便宜。

就在她目無波瀾,想要搞明白他莫名行為的時候。

男子背上的圖案徹底吸引了她的註意。

女子桃花眼有流光划過,她望着水暮染背上栩栩如生的青龍若有所思。

“看清楚了嗎,主人?”

羽嫣又仔細看了一眼他背上的圖騰,似要將它印在腦海裡。

她嗯了一聲。

水暮染當即扯起衣袍就要穿上。

啪嗒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響傳來。

季無野怔愣的站在內外殿的分界處。

他傻傻的盯着光_裸着上半身的水暮染。

然後用難以置信加滿是失望的目光望向羽嫣。

羽嫣這才發現,不知何時雁回殿進了人。

她只顧着和水暮染說話,完全忽略了。

不等羽嫣說話,青年轉身跑了出去。

那樣子像是逃似的,連掉在地上的東西都沒拿。

羽嫣看了一眼被季無野丟在地上丹心劍,心道他大概是誤會了。

要她她也誤會。

女子涼涼的視線落在水暮染身上。

青龍頓覺後背一寒,他趕緊整理好衣物轉過身。

“殺戮血脈是上古稀有血脈,萬年來幾乎滅絕,凡是傳承血脈都會有傳承印記,就如我後背上的那樣。”

羽嫣心下瞭然。

只是,這話你不脫衣服我也能明白。

“主人可是看清了圖騰?血脈完全覺醒後會有金紋出現在圖騰周圍。”

水暮染接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