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向女子的眸光中多了幾分期待。

羽嫣只顧着回憶圖騰的模樣。

她半垂着眸子,隨後皺眉。

“沒有。”她脫口而出道出了不對。

沒有金紋。

“哦。”

水暮染頗有些失落,原來他的血脈還沒有完全覺醒。

那不就是比那隻鳥低了一頭?

“嗯?”羽嫣好笑的望着他。

有什麼好傷心的,他還是先把修為養回來再說吧。

連走路都不會還想跑!

水暮染站了起來,他垂眸看着羽嫣,

“主人,我可以自由行動嗎?”

這就是他之前要說的話?

羽嫣無所謂的擺了擺手。

“隨你,儘量別闖禍,保護好自己。”

“好!”青衣男子笑開來。

他現在的修為加上青龍的天賦神通,足以保證自己的安危。

待水暮染離開,羽嫣垂眸看了看空蕩盪的手腕。

餘光瞥見躺在地上的丹心劍,羽嫣嘆了一口氣。

放開神識後,竟是發現雁回峰沒有季無野的身影。

女子走到窗邊,後殿的桃花開的正盛。

她又想喝酒了。

魔域

羽嫣手中提着兩瓶桃花釀。

還是之前按漓澤的方子釀製的。

喝下之後桃花香經久不散的那種。

上次羽嫣喝的時候還是上次,據漓澤所說,她周身的桃花香足足維持了半個月。

雖然她至今也就只喝過一次,但回味起來,羽嫣竟是覺得還不錯。

顏凝一早就收到了羽嫣的消息。

她此刻正在大殿等着她。

察覺到熟悉的氣息出現後,顏凝瞬間奔了出來。

“嫣嫣,我好想你啊!”

紅衣女子摟着她在她頸邊蹭了蹭。

羽嫣勾唇:“想我也沒見你去雁回峰找我?”

顏凝撇撇嘴,她咕噥道,

“你那雁回峰多了那麼多人,不想見他們。”

多了那麼多人?

羽嫣想了想雁回峰現在的人頭。

一個兩個三個……

最後她沒反駁她,似乎是多了點兒。

看到羽嫣手中的白玉酒壺,顏凝雙眼一亮。

趕緊拉着人進了殿。

修仙界大家族細數起來不超過十個。

其中發展的比較出頭的有三個。

蘇家,方家和百裡家。

剩下的家族以及一些小家族多是選擇其中一大家族站隊依附,從而形成了家族勢力鼎立的局面。

近年來,修仙界資源的爭奪愈發激烈,幾大宗門還相對穩定,但家族勢力之間多少帶上了些劍拔弩張。

蘇家向來和滄渺宗關係比較親密,家族天賦突出的弟子也是送到滄渺宗拜師。

尤其是在被蘇家放逐在凡界的後輩——蘇若若拜師滄渺宗掌門後,萬家和百裡家有些急了。

曾經方笙非要拜羽嫣為師,方家主妥協,除了有疼愛兒子的原因之外,多少還有着攀附羽嫣這尊大能身份的意思。

畢竟萬昭宗的尊者中,實力沒有趕超沈青逸和羽嫣的。

奈何“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最後方笙還是進了萬昭宗。

當下百裡家也把主意打到了羽嫣身上。

百裡家很聰明。

人家嫣尊者都說了,三徒弟是關門弟子。

他們才不會沒眼見兒的還要送人。

要說嫣尊者的三個徒弟,哪個不是天之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