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眸子躍着小火苗。

在手指碰上古琴的那一刻,小焰整個人都瞪大了眼睛。

然後不受控制的,身形化作小鳳凰,坐在了琴尾。

哪怕是對男孩兒身份不簡單有心理準備,可當活生生的金毛小鳳凰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裴言還是錯愕了一把。

鳳洛焰,鳳。

裴言無奈笑出聲。

羽嫣眸色一凝,原本慵懶的神情緩緩收斂,她走了過來。

“梧桐木?”

她盯着不斷在琴尾蹭着翅膀的小焰道。

“不知。”裴言搖了搖頭。

伏羲琴是當年他秘境歷練所得。

老道交給他的時候隨意的很。

縱使他知道此琴沒有錶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但相伴多年,他從未堪破過它的秘密。

在修仙界

梧桐木只有妖界妖王的後院才有。

妖王歷屆為鳳凰,傳言梧桐樹也唯有一棵,且由來已久。

小焰目前是幼年期。

修為相當於修士築基至金丹期。

能讓他控制不住顯現原形,可見這梧桐木足夠古老。

羽嫣蹲下身,她手指輕撫琴身。

陣法被破,殘餘的氣息波動依舊被她感受的到。

之前伏羲琴被障眼法遮蓋,梧桐木顯露不出來。

現在遇到鳳凰真身,障眼法自己破了。

她已經是接近渡劫的修為。

竟是對琴身的陣法一無所覺,哪怕之前有所猜測,終究是沒有依據。

唯一可以解釋的,便是這陣法已經超越了此界的巔峰。

女子伸手間,手腕上的青色手鐲露了出來。

小鳳凰立刻跑過去一頓輕啄。

羽嫣捏着他的後頸救出鐲子。

隨後掐了一個複雜的訣,梧桐木古樸神秘的氣息再次消失不見。

裴言當即明白了她的意思。

“多謝。”他道。

“氣。”羽嫣托着小鳳凰在懷中。

她眉眼彎彎拍了拍琴弦,輕道,

“是個好東西。”

裴言不置可否:“還是你識貨。”

裴言想到了,自認識羽嫣起她對伏羲琴的關註。

不由的感嘆,不愧是她。

羽嫣站起身,她望着古琴似是依依不捨,

“還是那句話,如果有天,”

“羽嫣,你瞧不起我是不是?”

裴言氣的想笑,上次他卡了瓶頸她和他這麼說也就罷了。

現在他都突破了還這樣說。

他看她根本就沒把他當朋友。

裴言心口一堵。

羽嫣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尖,一雙瀲灧的桃花眼在清秀的五官上違和的緊。

她面上堆起了歉意的笑。

外面的拍賣會已經開始,羽嫣趕緊抱着小焰坐回了軟榻。

裴言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手指勾着琴弦發出崢的一聲。

他是不會放棄琴修之路的。

他知道她也只是調侃罷了。

就在羽嫣註意力全部放在大廳的拍賣品上時,懷中的小鳳凰周身環繞起了金光。

熱乎乎的觸感傳至手心。

包廂中的靈力不斷地往鳳凰身上聚攏。

羽嫣額角一跳,這是要晉級了?

她要說梧桐木不愧是鳳凰的老家嗎?

女子神色凝重的環顧包廂一周。

小焰此番渡劫應該會有天雷劈下,顯然在這裡是萬萬不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