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兒像是根本沒發現羽嫣的註目。

他滿心歡喜的,咬了一口紅紅的裹着淺棕色糖漿的果子。

濃郁的甜味兒在口腔炸開。

琉璃眸子緊接着一亮,然後整張小臉瞬間戴上了痛苦面具。

好甜!好齁!

“哈哈哈哈哈哈哈。”

意料之中,羽嫣忍不住噴笑出聲。

男孩兒眼神幽怨的望着她。

像是作對似的,他一口一個,很快把一串赤炎果全部吞了下去。

沒錯,就是吞。

他不敢嚼,不然會被甜暈。

羽嫣愣住了,她捏住小焰的雙腮,

“你,”不難受嗎?

“羽嫣。”

話還未問出口,一道熟悉的似是夾雜着音律的男聲悠悠傳來。

羽嫣眼尾輕揚。

這麼巧?

裴言視線在女子懷中的男孩兒臉上轉了一圈,依舊是一席紫衣,後背上背着伏羲琴。

“裴言,你就不怕琴被搶了?”

羽嫣盯着男子身後扎眼的古琴,砸吧舌道。

“除了你,沒人會惦記我的琴。”

裴言失笑。

確實如他所說,除了羽嫣,沒有人會在同他講話的時候,將註意力放在他的琴上。

羽嫣神情一獃,隨後被小焰扯住了袖子。

“姐姐,他是誰啊?”

裴言聞言看向男孩兒。

姐姐?

他離開千音閣後,四處游歷。

不需要太過費勁,便知曉了羽嫣的身份。

堂堂修仙界第一大宗的尊者,這小孩兒居然能親昵的被她抱着。

還喊她姐姐。

裴言瞭解的羽嫣可不是隨和的人。

“他是姐姐的朋友,裴言。”

“裴言,這是我弟弟,鳳洛焰。”

鳳洛焰?

第一次在羽嫣口中聽到自己的全名。

男孩兒錯愕的眨眨眼。

原來他叫鳳洛焰啊,還挺好聽。

不虧是她的姐姐,取的名字都那麼合他心意!

“言哥哥你好。”

小焰笑眯眯的,朝裴言招呼了一下小手。

裴言淺笑出聲,他朝他輕點頭。

羽嫣下山正是為了替季無野尋劍。

只剩下不足半個月的時間,她首選來滄渺宗山腳下。

熟悉的拍賣閣。

羽嫣輕車熟路的進入了包廂。

“恭喜啊,終於突破了。”

女子輕靠在軟榻上,懶洋洋的模樣*嵫圆唤氲搅耍八谇б糸w聽他彈琴的模樣。

他將伏羲琴取下。

然後坐到了她對面。

“多虧了你的意見。”

他唇角輕揚,手指忍不住按上了琴弦。

羽嫣垂眸看了伏羲琴一眼。

別看這古琴普普通通的樣子。

不說別的,就憑伏羲琴對她的莫名吸引,羽嫣便斷定,它不簡單。

見小男孩兒也好奇的湊到了古琴旁邊。

羽嫣黛眉輕挑,亘古不變的桃花眼中划過一絲興味兒。

裴言他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

鳳洛焰小跑到了伏羲琴旁,他盯着放平後露出全貌的古琴看了看。

小手伸出又收回。

男孩兒仰頭對裴言軟乎乎道,

“言哥哥,我可以碰一下嗎?”

裴言看了羽嫣一眼,他笑着點頭。

一時竟是覺得奇妙。

難道因為他是羽嫣身邊的人,所以也會對這琴感興趣?

隨着手指愈發靠近琴身,小焰心頭莫名多了幾分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