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嫣糾結的看了一眼正在激烈競拍的大廳。

她略帶求助的看向裴言,

“裴言,一會兒若是有靈劍拍賣,不管多少靈石,麻煩你都替我全部拍下。”

女子臨走前丟下一個儲物袋。

裴言打開,不出意外地見到滿滿一袋子的上品靈石後,他俊眉輕挑。

然後,男子隨手把儲物袋丟在一邊,註意力移向了拍賣會。

蒼渺城拍賣會今日出現了一個不差錢的豪士。

說起來,這次拍賣會也是歷屆拍賣靈劍最多的一次。

說起那位豪士!

人家一可是點兒都不差靈石。

不僅坐在頂層包廂,還大手一揮把所有靈劍都競拍下了。

不乏有心思活絡的人,想要空手套白狼。

但能坐頂層包廂的,多是有背景的大能。

最終他們也是空有賊心沒賊膽。

裴言自動忽略了,敲門給他送拍賣品大叔那驚詫的眼神。

他現在有些愁。

他是出竅初期修為,出去後怕不是會被搶。

挨幾下*是無所謂,他擔心東西護不住。

裴言將八把靈劍放進儲物戒。

在習慣性的將古琴往身後背的時候,他動作一頓。

男子歪頭看了一眼伏羲琴。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縱使羽嫣已經重新設下了障眼法,他總覺得伏羲琴好像比原來扎眼了。

裴言微微抿唇,清冷的俊顏上划過一絲猶豫。

沒糾結太久,男子便將伏羲琴也放進了儲物戒。

走了兩步還有些不習慣。

裴言眉宇間凝結了三分愁緒,他在想他什麼時候離開比較好。

現在拍賣會還未結束,他不保證外面沒有人蹲守。

可若是再拖一會兒,恐怕會有更多的人堵他。

紫衣男子站在透明的水晶屏障前。

從裡面可以看到外面,但外面的人看不到裡面。

他想要不他就在這裡等羽嫣回來?

裴言雙眸一亮。

對啊,他為什麼不等羽嫣回來呢?

剛剛他一定是魔怔了。

裴言低聲一笑,他拿出了傳訊石。

就在男子想要給羽嫣留個消息的時候,傳訊石突然亮了起來。

“裴言,包廂內間有道傳送陣,可直通雁回峰,我留給你的儲物袋中,有開啟傳送陣的陣圖。”

裴言手指一顫。

直通雁回峰。

她似乎很信任他。

裴言捏緊傳訊石,飽脹的情緒填充心間。

——

羽嫣正皺眉緊盯着,已經退化成一個金蛋的小焰。

她剛出拍賣閣,他就被蛋殼包裹起來了。

天邊的劫雲一直跟着她。

不能撕裂空間回去,她只能就近找了個峰頭。

天雷已經聚集在頭頂,眼瞅着就要劈下。

羽嫣卻是開始忐忑起來。

她從未聽說過鳳凰進階會先退化的。

小焰這是怎麼回事?

拍賣閣過了拍賣日就會封閣。

她現在必須給小焰護法,裴言那邊……還好有傳送陣。

那包廂是專屬於她的。

只是當時登記的時候,並不是用的蒼渺宗的身份,所以幾乎沒人知道罷了。

轟隆隆——

第一道天雷直直打在了蛋殼上。

羽嫣後退兩步,離開雷劫涉及的範圍。

女子站到了附近的一棵古樹上。

她神識放開註意着周圍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