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一直以來乖巧懂事的小師妹根本生不起一絲一毫遷怒。

是書中的她,充當了“壞人”,將本就許久未回宗的蘇若若從宗內除名。

羽嫣心下微嘲。

“師兄,能不能答應師妹一件事?”

沈青逸視線從月竹桃上收回。

“何事?”他問。

“掌門令,能不能不要交給別人。”

羽嫣轉身,她抬眸看他。

目光是前所未有的鄭重,甚至,沈青逸竟是從中捕捉到了一絲請求。

他心頭一滯。

男子無聲笑開來,大掌揉了揉羽嫣的腦袋,

“師妹想什麼呢,掌門令這麼重要的東西,除了你,我還交給誰過?”

羽嫣睫毛微顫,她視線半垂遮掩住其中的澀意。

女子低聲開口,

“是你答應了的。”

以後他若是再隨手給蘇若若,她……在她這裡可不存在叔侄情意!

“自然。”沈青逸眸中顏色沉沉。

他不明白羽嫣為什麼突然提出這樣的要求。

就算她不說,他也不會把掌門令給別人。

掌門令有多重要,他又豈會不知。

他想,大概是師妹此番進入禁地,發現了其中的秘密。

師尊曾經將掌門令傳給他的時候,特意囑托過,禁地的秘密他絕對不可以主動外道。

這次是師妹自己發現的,可不是他告訴他的。

沈青逸唇邊溢着笑,倒是因此忽略了羽嫣情緒的異常。

雁回峰

羽嫣回來的時候,正瞧見小焰趴在石桌上數桃花。

男孩兒整個身子都攤在桌子上。

“數桃花”是小焰身為小鳳凰時由來已久的習慣。

他無聊的時候就會一片一片數桃花瓣。

察覺到羽嫣的氣息波動後,男孩兒猛的抬頭。

“姐姐,你終於回來了!想死小焰了!”

男孩兒立馬朝他撲了過來。

桌子和地面的高差根本不能成為他的阻礙,化出翅膀飛一飛不就行了!

男孩兒琉璃色的眸子里滿是欣喜。

羽嫣無奈的抱住他,她捏了捏小焰肉乎乎的小臉,

“就這麼想我?”羽嫣笑着問。

“當然!我可想念你了姐姐,你去哪裡了,也不告訴我一聲……”

小焰撇起了嘴,他趴在了她肩頭,腦袋轉着蹭了蹭。

不知道是察覺到了什麼,他突然抬起頭。

鼻子使勁嗅了嗅。

!!!

男孩兒眸子瞪的極大,瞬間汗毛都豎了起來。

“姐姐你帶了什麼回來?”

小焰小臉垮的過分,他質問的語氣讓羽嫣聽的意外極了。

小家伙,還管上她了。

同是神獸血脈,小焰能夠察覺到水暮染的氣息不足為奇。

縱使她做了遮掩。

只是,羽嫣並沒有告訴他的打算。

“過來,姐姐檢查一下你的修煉。”

羽嫣將男孩兒放在地上,她牽着他的小手,邊走邊說道。

小焰後撤一步死死拽着羽嫣,以防被羽嫣拽回去他還向下沉了沉身子。

“我不,姐姐你先告訴我你帶了什麼東西回來!”

他絕對沒有聞錯,那是同類的氣息。

姐姐背着他有別的愛寵了,姐姐不喜歡他了!

男孩兒眼中頃刻蓄滿了淚。

羽嫣額角突突跳,她不由得想到了老鱷魚。

她想她現在真的看不得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