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嫣趕緊伸手按住,她低聲道

“別亂動!”

淡青色的手環瞬間一動不動。

羽嫣指尖在手環上一划,原本屬於青龍神獸的微弱氣息瞬間消失。

她垂下了袖子,白色將青色遮掩。

羽嫣一腳踏出了結界。

卻是與沈青逸迎面相碰。

男子面色稍帶慌亂,見羽嫣出來,他趕緊將人上上下下仔細檢查了一遍。

羽嫣視線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直到清俊男子松下一口氣,她才笑着開口,

“師兄這是做什麼,師妹我難道還會在自己的地盤受傷不成?”

女子清靈的聲音帶着調侃,桃花眸底染着絲絲笑意。

沈青逸狀似生氣的點了一下她額頭。

羽嫣伸手捂住。

“你要來禁地怎麼不跟我說一聲?你知道剛剛……”

沈青逸語氣中帶着後怕,神情緊跟着都鬱沉下來。

羽嫣獃了獃。

“剛剛怎麼了?”她問。

哦,剛剛禁地有條龍被她收了。

“剛剛凶獸躁動的厲害,若非上次加固封印沒多久,恐怕……師妹,你可知有多危險!”

沈青逸緊繃著臉一頓教說。

他沒想到師妹借掌門令是要進後山禁地。

早知道他一定和她一起進去。

師妹不知道封印饕餮的咒術,萬一有個三長兩短他難辭其咎!

沈青逸越想越生氣,最後直接一甩袖子背對着她。

羽嫣抿唇忍着笑,心尖划過一絲暖流。

她繞到沈青逸面前,雙手抬着掌門令遞到他面前。

“知道了,下次來的時候師妹一定跟師兄知會!”

女子桃花眼微彎,瀲灧的眸子承諾間滿是誠懇。

沈青逸心神一動,他將掌門令拿過。

男子輕哼一聲。

袖中的大掌將掌門令攥緊。

羽嫣走在沈青逸身側。

她回想着當時自己契約水暮染時的情景,她從未忘記禁地中封印着饕餮。

遂而特意收斂了動靜。

甚至在她和青龍周圍撐起了防護結界。

哪怕這樣,也被凶獸察覺了嗎?

羽嫣心神凝重,她回頭看了隔着結界的禁地一眼。

女子腳步突然停了下來。

“師兄,我們要不要進去查看一番?”

若是凶獸封印有異,還可以及時加固。

“沒事了,我封印的我心裡有數。”

沈青逸淡淡看了羽嫣一眼。

現在知道擔心了?

羽嫣接受到了他視線中的戲謔。

她厚臉皮的笑了一聲,雙手背在身後。

在路過月竹桃林的時候,順手擼了兩籃子新鮮桃子。

沈青逸瞧着她腕間的籃子微微皺眉。

“師妹什麼時候喜歡這月竹桃了?”

靈力匱乏又不好吃。

以前他們和師尊在主峰修煉,從未見她多看月竹桃一眼。

“我那徒弟手藝好。”

羽嫣得意的揚眉,話語間帶着自己都未察覺的寵溺。

沈青逸眸色一凝,緊接着,男子輕聲一笑,

“師妹倒是收了個好徒弟。”

“師兄不要羡慕,我那幾個師侄也是不錯的。”

羽嫣嘁了一聲回應他道。

劇情中師兄隕落的時候,他那幾個徒弟,除了早已逃之夭夭的蘇若若,哪怕是墮落已久的慕楠瑜,都瘋了似的找季無野報仇。

他們把緣由歸咎於發動侵略的魔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