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如此,契約吧。”

免費送上門的神獸,她不要白不要。

只是看他那副虛弱的連本體都維持不住的模樣,羽嫣估計她前期的投入或許不能再多。

水暮染獃愣的瞪大眼睛。

幸福來的太過突然,他一時沒反應過來。

待羽嫣再次對他發出邀請的時候,老鱷魚瞬間變幻成了青龍的模樣。

一聲龍吟響徹。

青龍龐大的身軀幾乎將半個草地橫亘。

羽嫣迅速雙手結印打在了青龍額頭。

契約完成的那一刻,青龍周身的青色光芒明顯濃烈了一些。

有了羽嫣修為的加持,水暮染再也不需要回歸老鱷魚的模樣了。

“水暮染見過主人。”

青衣男子眉心出現一道與羽嫣如出一轍的印記。

女子目光沉沉落在對方眉間。

這東西究竟是什麼?

“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女子伸出手指在水暮染眉心一指。

對方疑惑抬頭,

“什麼?”

羽嫣睫毛微顫,她想他根本看不到自己現在的模樣。

纖細*的手指轉了方向,她指了指自己的星痕。

“這個。”

水暮染順着她的指示望向女子眉間。

星痕瀲灧,他其實一早就註意到了。

男子搖了搖頭:“不知。”

只是視線卻久久沒從上面移開。

羽嫣有些失落,她輕皺眉頭,

“罷了。”

水暮染跟在羽嫣身後。

他時不時的抬眸望向女子的背影。

“有什麼話直接說,你我已契約,你在想什麼我都知道。”

羽嫣背對着他走在前面,說話間唇角微揚。

之前怎麼沒發現這龍這麼靦腆。

有意思。

“主人,出去後我想回水雲國一趟。”

水暮染捏了捏袖子,他頗為忐忑的說道。

“嗯,等你修為恢復後再說也不遲。”

結界近在眼前,羽嫣停下了腳步。

她轉身回頭,桃花眼中的霸道幾乎要將人灼燒,

“既然你已認我為主,若是想報仇我會助你,但一切還是要靠你自己。”

水暮染心頭一悸。

剛剛因為對方委婉拒絕請求而升起的鬱悶頃刻消散。

他朝她虔誠的低下了腦袋。

“當然,你也要做好事實有誤會的心理準備。”

修仙界並不是非黑即白。

她同情水暮染的遭遇,並不代表她僅是通過他的一番說辭便判定了對方的邪惡。

尤其是在施惡者很有可能是她親近之人的前提下。

她承認她心偏了。

在結果探明之前她不願過多惡意揣測。

雖然這對水暮染不公平。

“我知道。”

水暮染完全理解羽嫣的心情。

他沒有因此不甘心,仇他會自己報,事實究竟如何他也會讓主人看清。

她願意救他已經是他的榮幸。

男子笑意淺淺,卻滿是誠摯。

羽嫣心頭微松,她朝水暮染伸手,纖白的皓腕從白色衣袖下露出。

水暮染當即明白了她的意思。

隨即化身一條青色的手環纏了上去。

“主人,謝謝你。”

男子低沉的嗓音過分好聽。

羽嫣勾了勾唇,

“彆氣,若是到了仙界發現你沒用,本座的青羽劍可不會留情。”

話落只覺小青龍的犄角在她手腕上蹭了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