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查如果合格了,姐姐帶你出宗玩兒。”

羽嫣桃花眼微眯,她半是威脅半是誘哄道。

其實不用她威脅,一聽出宗,小孩兒立馬被轉移了註意力。

小焰蹬蹬蹬跑到了桃花樹下。

他呲着白牙笑嘻嘻的。

“姐姐快檢查!”

羽嫣一陣錯愕。

她低頭看了看被他放過的衣袖,實在沒想到話題就這麼簡單地被轉移了。

小青雲秘境

季無野正黑沉着臉,他劍指陳青平。

一雙滿是寒意的瑞鳳眼底沒有一絲波瀾。

“東西呢?”季無野輕扯嘴角。

他和師兄辛辛苦苦戰妖獸。

他倒好,幫不上忙也就罷了,還想偷盜成果。

當他眼瞎嗎?

趙陸皺眉站在季無野身後,他看向陳青平的眼中滿是失望。

“陳師兄,你這就不厚道了。”

他知道龍髓無價,但明明是大家一起殺死的守護獸,而且中途陳師兄是任務最輕鬆的那一個。

沒想到最後他竟還想獨吞龍髓!

趙陸憤憤不平,上前就要奪過陳青平的儲物戒。

誰知竟是被暴起的對方狠狠推開。

砰的一聲悶響,隨之而來的劇痛席卷他全身。

“呵,區區練氣期小兒,也想禁錮住我?”

陳青平悠然自得的活動了一下手腕。

仿佛是特意展示給季無野看的。

“季師弟,你還是太嫩了啊,哈哈哈哈哈!”

男子笑着就要轉身離開。

趙陸撫着腹部汩汩流血的血洞急的不行。

風師弟和漓師弟還在山洞中掃尾。

他見情況不妙跟着季師弟追了出來。

他萬萬沒想到陳師兄會用爆破符對付他!

趙陸疼的皺眉。

季無野看了他一眼,青年笑的愈發燦爛。

只聽噗呲一聲。

一朵鮮紅的血花炸開,趙陸整個人都獃愣住了。

他瞅了瞅陳青平腹部的血洞,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

同樣的傷口。

陳師兄血真厚啊。

嘶,趙陸又痛的狠狠皺起了眉。

陳青平猝不及防的被季無野插了一劍,他震驚又錯愕的瞪大眼睛。

整個人失力的歪倒在地上。

他伸出手顫抖的指着季無野,

“你……噗——”

季無野一步一步朝陳青平走近。

最後在他面前緩緩蹲下,

“區區練氣期小兒?”

青年威壓釋放,對方直接沒法動彈。

他擼下陳青平的儲物戒在他面前晃了晃。

“交不交出來?”他眸子一眯沉聲道。

陳青平心尖微顫,這絕不是練氣期的威壓……

想到蘇師妹之前給他的傳訊。

原本因為季無野威脅而動搖的心,再次穩了下來。

他緊繃著嘴巴,怒目瞪他。

“季師弟沒有證據就不要污衊,我並沒有拿……”

噗呲——

劍被季無野拔出,緊接着又在他另一側的肚子上插了進去。

剛吞下一顆回春丹的趙陸,見狀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他伸手捂了捂自己另一半肚子。

隱隱作痛。

“陳師兄,別怪師弟心狠,打開儲物戒的方式可不止有一種……”

季無野湊近,他盯着躺在地上的男人滿眼戲謔。

但只有陳青平自己知道,面前男子帶給他的威壓是多麼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