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這麼會允許這樣的紕漏存在?

羽嫣捏緊掌門令,纖細嫩白的手指在上面輕輕摩挲。

她只是一試,沒想到真的進入了秘境。

但要如何出去呢?

羽嫣鬱悶了。

小青雲秘境

“風師兄,你為什麼不用完顏丹?”

蘇若若攔在少年面前激動的質問。

她想明白了,她全想明白了。

她夢中見到的一定是容顏恢復後的夙哥哥。

那日他摘下麵具,哪怕疤痕交錯,她依舊能夠從中看到他在她夢中模樣的影子。

明明一顆完顏丹就能解決的事情,他為什麼任疤痕待在臉上!

“是不是師叔不給你?”

蘇若若幾乎立刻想到了這個可能。

“風師兄,你等我,等若若出了秘境替你去尋,”

“管好你自己,我不需要!”

風夙忍無可忍,他打斷了她喋喋不休的話。

她沒資格妄自揣測師尊。

“風師兄!”

蘇若若上前一步想要離少年更近。

結果肩頭便被一道硬邦邦的東西抵住。

少女痛的皺眉。

毓流劍鞘擋住了她欲要上前的身體。

風夙鳳眸狠厲又寒涼,

“蘇師妹,念在你是掌門師伯的面子上,這是最後一次,下次你若是繼續阻攔打擾,毓流劍隨時恭候!”

唰的一聲!

原本插在不遠處癱倒在地的靈獸身上的毓流劍,夾雜着濃濃的血腥氣回歸劍鞘。

蘇若若頓覺寒意從腳底蔓延至頭頂。

她渾身打了一個冷顫。

是殺意。

風師兄竟是想殺了她!

她明明什麼都沒有做……

風夙滿腹鬱氣,每次遇到蘇若若都會讓他心緒堵塞。

方纔對方的質問不由得在腦海中回放。

他為什麼不用完顏丹?

少年眼底划過一絲迷茫。

他曾經也因為這個問題糾結過。

師尊說要他等修煉至元嬰重塑肉身。

他不想忤逆師尊的話,他願意聽她的囑托安排。

他知道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他好。

風夙伸手撫上了面具,骨節分明的手指在上面的桃花紋路上划過。

仿佛在輕撫雁回殿後殿的桃花瓣。

少年薄唇緊抿。

他都聽師尊的。

師尊是他世上最親近的人,也是唯一的親人。

她永遠都不會害他。

不會。

另一邊

漓澤的身形從樹上顯露。

他捏着隱身符,審視的目光直直落在不斷走遠的粉衣少女身上。

他一直知道蘇師妹對師兄有意,平日他收了“好處”也不介意幫她一下。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師兄這麼不喜歡她。

漓澤他捏着下巴,妖孽的狐狸眼浮光沉沉。

怪不得師兄每次都恨不得打死他。

這麼想着,漓澤又感覺四肢後背隱隱作痛。

看這個架勢,他下次絕對不能助紂為虐了。

不然毓流劍隨時恭候的,非他莫屬!

漓澤低頭看着手上的符篆。

這是他這一個月內歷練的時候,從一個小弟子身上得來的。

他似乎知道當時進入秘境後,自己突然被藏起來的原因了。

漓澤腦海中划過各種各樣的陣法符篆信息。

等他出了秘境,他一定要找師尊檢查一下身體。

少年從樹上落下,不知道發現了什麼,他狐狸眼眸瞬間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