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到了什麼???!

少年幾乎是頃刻間抬腳奔了過去。

“師尊!”

漓澤嘴角上揚,他視線直直落在草地上站着的白衣女子身上。

僅是一個背影,他便可以斷定那是師尊!

少年的呼喚並沒有讓對方回頭。

漓澤氣喘吁吁,他來到了女子身後,視線垂落在對方肩頭。

“師尊你怎麼來了?”

“是放心不下徒兒嗎?”

漓澤說話間眉目飛揚,一顆心激動的過分。

他剛剛還在想師尊呢,結果她就出現了。

這算不算心有靈犀?

羽嫣像是終於察覺到他般轉身。

“你能看到為師?”

女子疑惑出聲。

仔細看去,她的視線並沒有落在漓澤臉上。

依舊是那張驚心動魄的容顏,漓澤終於發現了羽嫣和往日的不同。

似是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他伸手往她肩頭戳了戳。

指尖穿透人影停在虛空。

漓澤不信邪的掌心握拳,什麼都沒有碰到。

“師尊你,”

“師尊!”

漓澤驚呼出聲,他眼睜睜的看着女子的身影變淺消散。

剛剛的一番對話仿佛錯覺。

少年伸出手在虛空中摸索。

空蕩盪的草地上哪裡還有羽嫣的身影。

——

羽嫣好奇的來回翻轉着掌門令。

八百多年來,她還是第一次正視這個平平無奇的醜東西。

她雙臂搭在橋邊的欄桿上,令牌倒影在清澈的水面上。

漓澤的聲音她聽的很清楚。

羽嫣確定方纔她一定是出現在了小青雲秘境。

只是她真身依舊在這裡,漓澤看到的只是她的虛影。

是什麼觸發的呢?

羽嫣仔細的回想着剛剛的場景。

她無非就是在想,若是當時她戳的是小青雲秘境的小紅點,說不定自己就能進入小青雲秘境了。

幾乎是羽嫣思緒着落的瞬間,她又聽到了漓澤喊她的一聲師尊。

羽嫣樂了。

她憑藉著判斷漓澤聲音的方向轉身,

“漓澤,你能聽到為師說話嗎?”

“能,師尊你是用了什麼秘術嗎?”

漓澤又隔着虛空戳了戳羽嫣的肩頭。

發現對方確實只是一道虛影后,他更大膽了。

少年的目光落在她眉間星痕上,他指尖微動躍躍欲試。

就在漓澤抬起手。

略帶顫抖的手指將要碰上,那道心心念念的星痕時。

一道夾雜着惱意的低斥聲傳來,

“你們在做什麼!”

羽嫣耳尖微動,是季無野。

什麼做什麼?

只是不等她過多探究,她發現自己在小青雲秘境的投影再次消失。

原來是有時間限制,羽嫣輕笑。

季無野快步來到漓澤身邊。

只是羽嫣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仿佛剛纔只是他的錯覺。

漓澤立刻收回停在半空中的手。

他有些後怕的將手藏進了袖子中。

他剛剛在做什麼,他為什麼會有那樣大不敬的想法。

那是師尊!

漓澤狐狸眼中溢滿了懊惱。

他錯了。

還好師尊根本看不到他。

但……季師弟看到了!

“季師弟,你怎麼也在?”

漓澤勾起一抹自然的微笑,掀眸間發現對方正滿臉陰沉的盯着他。

他心一咯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