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山禁地除了寒氣重一些,人氣少一些,再加上待着一隻被封印的凶獸。

別的和外面沒什麼不一樣。

哦,對了,還有光線差一些。

但禁地里的靈氣可是濃郁太多。

老鱷魚在這裡也沒有敵人。

他完全可以借助地利修煉。

何來救他一說?

羽嫣想不明白,所以她要聽聽他的故事。

只是女子等了又等。

老鱷魚一直沒有聲音傳來,她放開神識一探。

好家伙,人家是睡過去了!

羽嫣勾唇笑,怎麼看怎麼涼嗖嗖的。

“老鱷魚,老鱷魚?你說不說了?不說我走了?”

女子從石頭上跳下來,她用腳尖踢了踢鱷魚尾巴。

在羽嫣眼裡,尾巴是他唯一能看的過去的地方。

老鱷魚沒動。

羽嫣抬頭看了看半山腰的寒室。

“等本座從寒室出來,你如果還不醒過來,本座就不聽了哦。”

女子悠悠看了鱷魚一眼。

然後飛身直朝寒室而去。

師尊說要慎入,沒說禁入。

便是可以進去。

羽嫣自知做好了準備,連多年不曾用過的防護法器都開啟了。

可就在踏入寒室的那一刻。

她整個人都*的後退一步。

女子扶着洞口側壁,她仿佛確認般再次看了眼“慎入”兩字。

銀色的凹陷帶着熟悉的劍意,字的周圍似乎還慘留着師尊的火系靈力。

羽嫣斂眉深思,右手掌心漸漸出現了一團火紅色的靈力。

世人皆以為她是單金系靈根,實則只有她自己和師尊知曉,她是天五靈根。

天五靈根,顧名思義,金木水火土五靈根皆是天靈根。

她小時候直接被師尊帶入主峰,因而並沒有當眾靈根測試。

藏拙藏了幾百年,早已成為習慣。

順着字體上的法蘊,羽嫣撐起了一道火紅色的保護罩。

果然,意料之內,寒氣沒有再入侵。

羽嫣暗道一句感謝師尊,然後順利的踏進了寒室。

山洞內面積不大,一眼便可以攬盡。

除了一張冒着濃郁寒氣的寒玉床外並沒有其他。

羽嫣進來之後整個山洞都被照耀成了火紅色。

凝結成白色霧氣的寒氣並沒有因此而消散。

女子慢悠悠轉了一圈,並沒有發現異常。

她糾結的看了一眼寒玉床,都說在寒玉床上修煉可以事半功倍。

目測禁地這張寒玉床大抵是整個修仙界寒玉床的祖宗。

沒點兒修為在身上會被凍成人乾兒的!

羽嫣自是有自知之明,她已經結束了閉關,便也不需要再執着於修煉。

她試探性的伸手在寒玉床上一觸。

便是在她指尖觸碰上玉石的瞬間,青藍色的光芒大盛。

一張覆蓋了整個修仙界的地圖在床面上呈現。

羽嫣震驚的連周身的靈力保護都跟着顫了顫。

地圖上排布着一個個的小紅點兒。

憑藉八百多年四處歷練的經驗,小紅點兒的位置便是各大秘境的位置。

羽嫣眸底光芒流轉。

她隨手指了一個當下並未開啟的秘境,然後整個人就被吸了進去。

秘境中,羽嫣站在一座橋上。

神識將整個空間覆蓋後又收回。

得出結論後女子垂着眸子沉默良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