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以為是她強迫了自己的徒弟。

甚至在這之前她也以為是這樣。

她好冤枉啊。

羽嫣耳邊迴響起她死前風夙那聲撕心裂肺的呼喊。

心中某個地方猛的顫了一下。

書中風夙一直視她羽嫣為至親的長輩。

她還是第一次直面如此濃烈的親情。

不知道他有沒有誤會她呢。

若是他也以為是她下的藥。

恐怕她死得時候他會拍手叫好吧?

哪怕方纔她沒有看到他的表情。

但稍微想想便知一定不是歡愉。

這麼說,其實她徒弟並沒有白養。

至少她死的時候他是會為他傷心的。

她可不會關心他對她有沒有男女之情!

羽嫣唇角微揚,她繼續調整氣息,很快再次進入了入定狀態。

——

蘇若若手中捏着一紙符篆。

這是她耗費大價錢從山下城中買來的。

還好她之前留了一手。

幾乎是在少女催動符篆的瞬間。

正在出口大樹上歇息的漓澤猝不及防的昏睡了過去。

整個人的氣息徹底消失不見。

蘇若若嘴邊掛着笑,一雙杏眼底的算計幾乎要溢出來。

陰陽隱匿符。

只要將陽符的氣息附在人身上,操控陰符的時候對方便會被隱匿。

前提是操控者修為比*控者高。

否則一旦被對方察覺便會失敗。

蘇若若的修為比不上漓澤。

但好在漓澤對她沒有絲毫這方面的警惕,她有把握可以成功!

況且陰陽隱匿符多是各大世家長輩用來保護小輩所用。

本就不是攻擊性符篆。

漓澤更沒有理由發覺了。

蘇若若想到那日送桃子時,少年對她毫無設防的樣子。

少女心中油然升起一股得意。

澤師兄從來都不會拒絕她。

如果風師兄也能如此便好了。

風夙到達森林出口的時候只看到了季無野。

他神識放開後並沒有發現漓澤的蹤跡。

“季師弟,漓師弟呢?”

季無野視線在風夙身上流轉一瞬。

腦海中再次閃過,那日他衣衫不整的從雁回殿虛弱走出來的身影。

青年氣息暗沉些許。

“沒看到。”季無野語氣平淡道。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風夙總覺得季無野似乎對他多了些敵意。

雖然他不知他這樣的變化是為什麼。

風夙走到其中一棵古樹旁。

這裡殘留着漓澤的氣息。

奇怪的是,師弟的氣息在這裡就消失了,沒有任何可以追蹤的痕跡。

風夙皺眉,他轉身倚靠在了樹幹邊。

眼瞅着一隊又一隊的弟子消失在站位處。

季無野眼底染上了一抹煩躁。

他終是忍不住拿出傳訊石,

“二師兄,你去哪兒了?”

訊息發出去後仿如石沉大海。

季無野回頭望向風夙。

風夙同樣給漓澤傳了一道訊息過去。

結果相同,沒有任何回應。

敏銳的直覺告訴他們,漓澤大概是遇到了什麼事。

兩人分頭行動,開始在森林里漫無目標的找人。

蘇若若趴在一棵樹的枝椏上。

她小心翼翼的用法器護着自己的氣息不外泄。

瞅着風夙和季無野先後從她眼底下走過。

蘇若若徹底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