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成功了!

現在只要等所有的弟子組隊離開。

最後剩下他們幾個,風師兄就算再不願還是要和她一起!

蘇若若得意的笑出聲。

突然樹下一道白色的身影返回,他仰頭犀利的視線看向她的位置。

少年容貌被面具遮蓋。

此刻一雙狹長的鳳眸中滿是警惕的探究。

風夙走出幾米後發現了這裡活人的氣息。

“出來。”

少年目光冷冽。

待他低沉的聲音發出,蘇若若整個人心跳撲通撲通不停。

不需要太過猶豫。

少女直接撤掉法器從樹上落了下來。

腳貼地的時候還假裝崴了一下。

可惜風夙提前一步閃開,蘇若若沒扶到人。

見到蘇若若的那一刻,風夙整個人汗毛乍起。

他當即就要轉身離開,心中無比懊惱自己為什麼要回來這一趟。

蘇若若撫了撫燒的發紅的臉頰,她趕緊追上了風夙。

她笑的一片天真爛漫,杏眼中閃爍着愛慕的光,

“風師兄,好久不見!”

風夙不理他。

“風師兄,你是還沒有組好隊嗎?”

“若若和你一隊好不好?”

“風師兄,你的劍可是修補好了?”

蘇若若不厭其煩的起着話題。

風夙腳下的步伐愈發加快。

他就差屏蔽自己的聽覺。

聽到她最後一句話,風夙身形猛的頓住。

似是突然想起什麼,少年從儲物戒拿出了那塊寒磁髓。

蘇若若立馬僵住,幾乎是瞬間她就明白了風夙的意思。

可她依舊顫抖着聲音,神情上滿是難以置信,她問他,

“師兄你這是什麼意思?”

風夙將寒磁髓拋到了蘇若若懷中。

少年眼中滿是冷漠,還有被少女打擾了半路的煩躁,

“以後不要再給我送東西,哪怕是通過師弟。”

蘇若若緊緊的捏住寒磁髓,上面仿佛還殘餘着少年手心的溫度。

“風師兄!你不要固執,若若知道你需要它!”

“不需要。”

風夙喚出了毓流劍。

通體晶瑩亮白的劍身反射着凌厲的光,蘇若若整個人獃了獃。

原來師兄的劍已經修補好了。

風夙沒有要解釋的意思,讓她誤會本就是他的目的。

蘇若若獃愣了許久,直到風夙的身影眼瞧着就要看不見,她突然跑着追了上去。

“風師兄,我喜歡你!”

風夙面色緊繃,對於少女的表白置若罔聞。

生理上心理上的雙重抵觸,隨着蘇若若話落更加強烈。

他現在只想逃離有蘇若若的地方。

額間被面具遮蓋的地方有薄汗泛起。

風夙脖子上崩起了青筋。

他知道他現在的狀態是反常的。

但潛意識里他十萬分接受對蘇若若的排斥。

少年鳳眸中划過一絲暗芒。

他恨他現在不是金丹期,不然他就可以御劍直接將人甩開了。

“夙哥哥!”

蘇若若又一聲呼喊傳至耳邊。

風夙聽到她的這一聲稱呼,整個人的氣息瞬間陰沉下來。

他深吸一口氣。

少年在她的期待目光挺閑腳步轉身。

“蘇若若,話我不會說第二遍,別再跟着我,我不喜歡你,離我遠點兒!”

風夙一把扯下臉上的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