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心中划過一絲悄然升起的怨氣。

季無野似笑非笑。

有意思,居然還知道他姓季。

但師尊那日收徒典禮時已經昭告天下,不知道他名字才奇怪呢。

青年轉身就走。

一點兒也不給蘇若若繼續說下去的機會。

蘇若若一下子急了。

她小跑着跟在季無野身後。

“季師兄,季師兄是不記得師妹了嗎?師妹叫蘇若若,拜師掌門師尊,五年前我們見過的!”

說起來太怪,五年來她竟是一次都沒有遇到過他。

說實話,對於三靈根蘇若若是不屑的。

她現在已經築基,而季無野卻是才練氣後期。

蘇若若心中幽怨,連帶着眼底也泄出了三分不滿。

恰巧不巧,被突然轉身的季無野看到。

季無野眼尾輕揚,語氣寒涼刺骨,

“蘇師妹是吧?不要再跟着我。”

一句話落,季無野大步朝森林出口處走去。

蘇若若整個人像是被定住了一樣。

隔了幾息才終於找回了自己的意識。

剛剛……

剛剛那會是練氣後期的威壓嗎?

蘇若若不禁懷疑季無野是不是隱藏了修為。

她明明已經築基,為什麼還是會被對方震懾住。

等少女反應過來,青年早已不見了身影。

蘇若若使勁扯了扯袖口,發間特意插上的流蘇玉簪發出噼里啪啦的碰撞聲響。

她還有什麼辦法?

她一定要和風師兄一個隊伍!

後山禁地

白衣女子閉眸坐在大石上。

周圍靈氣聚攏又擴散,來回反覆。

瀲灧絕塵的五官仿佛也被籠罩上了一層薄霧,唯獨眉心的星痕穿透似有似無的遮掩清晰的過分。

“呵,這就是大名鼎鼎的嫣尊者嗎?您怎麼不還手啊,就知道拿師尊的身份要挾夙哥哥,真噁心!”

蘇若若手中拿着她的青羽,風夙就站在她身後。

男子面容俊美的過分,仿佛上天也不願在精緻如雕刻般的輪廓上留下一絲一毫的瑕疵。

風夙眼神空洞又破碎,嘴邊溢着抵抗藥性被迫咬出的血痕。

羽嫣被蘇若若元嬰期的威壓逼出一口鮮血。

她曾經也是踏至大乘期的一方大能。

此刻卻是連一個小小的元嬰威壓都抵抗不住。

羽嫣自嘲的擦去嘴角的血跡。

看到風夙近乎躲閃的目光,她桃花眸子微閉。

藥不是她下的。

她也是想救他。

“嫣尊者,您身為師尊已經是不稱職,為了夙哥哥以後的安危,若若只能先行以下犯上了!”

青羽劍在她話落頃刻插入了羽嫣的胸口。

她甚至來不及思索為何青羽竟會被蘇若若操縱弒主!

“師尊!”

“夙哥哥你還喊他師尊!她不配!”

失去意識前,羽嫣看到了蘇若若拉住了風夙。

男子垂着腦袋,她無法探得他的神情。

或許他對她這個師尊也不是全然無情的吧,只是不是她想要的喜歡罷了。

星痕銀光流轉

羽嫣倏然睜開眼睛。

藥不是她下的?

女子眼底靈動光芒回攏,她錯愕的眨巴眨巴眼。

她剛剛幾乎與書中的羽嫣合為一體。

她能夠感知到她所有的情緒。

她說藥不是她下的,那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