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嫣眸底划過一絲懷念。

師尊他老人家向來嘴硬心軟。

叨叨念念那麼多次,如若他真的能狠下心,她也不至於現在才第一次來禁地。

整個禁地光線暗沉的可怕。

憑藉著大乘後期強大的神識,羽嫣才不至於踩空掉河裡。

她垂眸看了一眼暗流涌動的小河。

說是小河已經很形象了。

只有五米寬,向兩邊延伸看不到盡頭。

腳下的草地濃綠的發黑。

羽嫣一時分不清究竟是這草長勢太好,還是禁地光線太弱的緣故。

順着寒氣濃郁處走。

羽嫣終於在一處山巒半山腰處望見了一個洞口。

洞口兩側一左一右各刻着兩個大字。

左為“寒室”

右為“慎入”

羽嫣不禁笑出聲。

雖然“寒室”兩個字她不知是誰所寫。

但“慎入”的的確確出自師尊手下不錯。

羽嫣腳下步子微頓。

她不是年輕氣盛的小孩子。

女子突然找了一塊大石頭盤膝坐了下來。

此處的寒氣足以壓制她繁複躁動的心境。

先閉關調整再說。

小青雲秘境

漓澤一開始沒將蘇若若那天說的五人組隊放在心上。

直到他進入秘境,看到一個蘿蔔一個坑五個站位時,他整個人都凍住了。

這是什麼東西?

漓澤轉頭尋找風夙和季無野的身影。

時不時的有組好隊的弟子一起站到站位上,然後消失不見。

不遠處山巔

風夙手中握着毓流劍,遠遠的他便瞧見了漓澤那邊的場景。

他從秘境入口進來後便落到了山巒疊覆的森林。

漓澤或許是運氣較好。

直接出現在了森林出口處。

不過據他探查,森林沒有任何危險。

當然,也沒有任何機緣。

風夙收回視線下山,毓流劍同時被他隱匿。

“師兄,師弟在出口這裡等你哦!”

“師弟,師兄在出口這裡等你哦!”

漓澤此時也看清了形勢。

先後給風夙和季無野傳完訊,便老神在在找了棵大樹躺了上去。

季無野聽到漓澤傳訊的時候,正被一名女弟子纏住。

他將傳訊石收起,瑞鳳眼在粉衣女子身上淡淡瞥了一眼。

眾弟子都是身着弟子服從宗門進入秘境。

一路所見大家也都是白色法袍加身。

唯獨面前這人。

不僅換了衣服,還專門跑到他面前找存在感。

季無野眉眼間划過一絲煩躁。

清澈見底的眸子堪堪才能維持住。

“讓開!”季無野沉聲道。

“季師兄,師妹是想找你組隊的……”

蘇若若聯繫漓澤無果,找風夙她更沒有把握。

剛剛他也聽到了傳訊石那邊漓澤的聲音。

明明他在,卻是不回她的傳訊。

態度一目瞭然。

蘇若若暗自咬牙,她氣惱極了。

現在她只能把註意打到,自始至終只見過三兩回面的季無野身上。

看對方的樣子,他一定是不記得自己了。

好歹她也是掌門的親傳弟子。

憑什麼他們一個兩個都對她不屑一顧!

就因為他們嫣師叔的徒弟嗎?

蘇若若不禁想,如若羽嫣沒有那麼強大,或者他們師尊不是羽嫣。

那她現在是不是已經對風師兄得償所願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