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楠瑜脊背一涼。

自從他上次“告”了蘇師妹一狀無果後。

面對師尊他總是會莫名心虛。

畢竟那次算他無事找茬。

沈青逸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他只是單純的好奇。

師妹剛剛在和楠瑜聊什麼?

沈青逸直接問出聲:“你們在說什麼?”

慕楠瑜沉默。

青衣男子轉而望向羽嫣,結果看到對方正別有深意的看着他。

沈青逸一瞧她這眼神便知事情不妙。

剛想揮揮衣袖離開就被羽嫣出聲喊住。

“師兄可否借師妹掌門令牌一用。”

羽嫣靠近他,女子伸出了嫩白的掌心。

沈青逸有些錯愕,就這?

他還以為……

青衣男子隨手將令牌扔給了她。

慕楠瑜眼睜睜的看着,象徵蒼渺宗最高權力的掌門令,就這麼被自家師尊似是嫌棄的丟給了師叔。

他一時懷疑是不是他的認知有誤。

沈青逸太熟悉羽嫣了。

以往她這麼看着他,準是心裡盤算着什麼時候找他打一架呢。

畢竟蒼渺宗能成為她對手的人不多。

平常有時間的更是只有他一個。

他還以為她是要找他約架。

是誰又惹師妹不開心了!

正如沈青逸所猜測的,羽嫣心中確實在摩拳擦掌。

她這人向來隨心所欲慣了,心中憋悶非得找個方式發泄出來。

師兄自然是沒有錯的,他偏愛自己的徒弟能有什麼錯。

偏偏那徒弟是蘇若若。

羽嫣現在才知道原來自己有那麼小氣。

是,蘇若若現在是沒惹到她。

可一想到劇情她就忍不住對她帶上了偏見。

羽嫣知道自己狀態多少有些失控,包括那日她失手傷了風夙。

她是要修得大道的人,當下輕易被影響心神足以說明她心境出現了問題。

她需要借掌門令,她要去後山禁地閉關。

羽嫣言笑晏晏捏住了令牌。

“謝謝師兄了!”

一個月的時間足夠了。

待她出來,她就去給季無野找劍!

女子心中暗自計划著。

沈青逸望向女子翩然而去的身影的視線收回。

他側眸看了慕楠瑜一眼,

“你惹你師叔生氣了?”

慕楠瑜心道冤枉。

男子如畫似水的面龐上滿是無辜。

“師尊,弟子沒有。”

心中卻是想,就算是惹師叔生氣,估計也是師尊你才對。

主峰後山

羽嫣踏過一片月竹桃林,沒走幾步便觸到了禁地的結界。

她伸手摸了摸結界邊緣,嗡的一聲響過後,整個結界便全部顯露出來。

灰漆漆的掌門令牌被她拋出。

只是瞬間,羽嫣便順着敞開的結界口飛落進去。

饒是她做好了心理準備。

當穿透靈力保護罩,刺骨的寒冷襲遍全身的時候,羽嫣還是驚了一下。

怪不得師尊當年不讓她和師兄跟他進來。

如此寒氣,沒點修為在身上還真不配進來。

羽嫣忍不住伸手搓了搓胳膊。

說實話這是她第一次進禁地。

她本只是想進來借寒室一用。

可若是寒室外都這麼冷了,那寒室內……她真的可以在裡面閉關嗎?

她之所以知道禁地有寒室這麼一個地方,還是當年她調皮犯了錯聽師尊說的。

他說她再不長記性就把她扔寒室里挨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