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就算有哪天受罰,首當其衝的肯定也是自己。

但今日所見完全顛覆了他的認知。

原來一心向道精於修煉的大師兄也會惹師尊生氣。

漓澤小心臟顫了顫。

風夙回屋回的匆忙。

以至於完全沒有發現,不遠處的一直盯着他的一雙眼睛。

季無野使勁扯了一把手邊的桃花。

他身影翩然從院中樹冠落下,徒手揚起片片桃花瓣。

嘴邊揚起一抹似嘲非嘲的笑。

青年眼底滿是陰郁,帶着自己都未察覺的不明怒火。

半個月的時間一晃而過。

期間風夙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

是日主峰廣場上。

洋洋灑灑的人頭看的她晃眼。

蒼渺宗身為修仙界第一大宗,門下弟子無數。

就算小青雲秘境再恐怖,依舊為眾弟子趨之若鶩。

畢竟誰會甘願放棄近在咫尺的機緣。

外面的秘境想必只會更加殘酷。

羽嫣檢查了一番三個徒弟身上的神識。

她神色清冷緩緩叮囑道,

“一切以性命為主,量力而行莫要逞強。”

風夙點頭:“是。”

漓澤:“徒兒遵命。”

漓澤笑嘻嘻的,妖孽的狐狸眼中滿是躍躍欲試。

“弟子相信師尊是不會置弟子性命於不顧的。”

季無野說著直接走下了臺階。

羽嫣眸光流轉在青年身上。

桀驁。

她非得讓他漲漲教訓不可。

女子眉間星痕光芒閃爍,風夙像是被吸引了全部的註意力。

直到半空中出現小青雲秘境的入口。

他才緩緩移開了眼角餘光。

那日他突然記起,他是見過方家主的。

師尊還幫他從他手上拍得了毓流劍。

至於方笙是誰的問題,他想他已經不需要糾結了。

少年眉目飛揚,可惜被面具遮蓋住,讓人無法探得。

羽嫣倒是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

“師叔。”

慕楠瑜一聲呼喚拉回了她的註意力。

等她再次回望的時候人已經進入了秘境。

“一直聽聞師叔對徒弟好的過分,今日一見果真如此。”

慕楠瑜溫潤的眸子淺淺溢着笑。

羽嫣不置可否。

捫心自問她對三個小家伙確實挺好的。

“你師尊對徒弟不也偏寵地過分。”

羽嫣桃花眼微眯。

她看着半空中送蘇若若回來的沈青逸,意有所指道。

慕楠瑜順着羽嫣的目光看去。

他心下咯噔。

為什麼他從嫣師叔的話里聽出了別的意思。

他自是知道師尊此番是親自送蘇師妹進秘境。

師叔是在對師尊的行為不滿嗎?

是因為蘇師妹還是別的。

又或者單純是他多想了?

慕楠瑜警惕心乍起,仿佛是為了試探,他笑道,

“大概因為蘇師妹年紀最小,師尊倒是會多照顧她一些。”

“慕師侄是在吃醋嗎?師兄待你可不薄。”

出乎意料的,羽嫣神情語氣沒有絲毫的異常。

相反還有心思調侃他。

慕楠瑜臉頰一紅。

師叔怎麼還把他當小孩子一樣,他才不會爭寵。

心下倒也鬆了一口氣。

無事發生,便是最好。

沈青逸遠遠的就瞧見羽嫣兩人相談甚歡。

眉目清俊的男人看了慕楠瑜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