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事情似乎事與願違。

漓澤眼睜睜的看着蘇若若拿出了一塊銀中發黑的石頭。

他心一咯噔。

請問現在把籃子還回去還來得及嗎!!!

“澤師兄,之前便聽說風師兄在尋找寒磁髓,你能不能替師妹帶給他?”

蘇若若說話間的語氣帶着少女的羞意,漓澤渾身起了一片雞皮疙瘩。

他狐狸眼掙扎的視線落在月竹桃上。

上次他跑去主峰後山摘桃子。

被掌門師伯發現後,罰他禁閉三個月……

他說他頑劣,不知道好好修煉。

他說雁回峰又不是不能種桃子,他為什麼偏要去主峰,還不是偷懶?

漓澤砸吧一下嘴。

腦海中不由的划過,師尊品嘗酒釀桃羹時愉悅慵懶的表情。

少年咬了咬牙,他伸手接過寒磁髓。

“他若是不要可跟我沒關係。”

漓澤後補了一句。

“謝謝澤師兄!”

蘇若若絲毫不擔心風夙會拒絕。

哪怕在這之前他從未有過一次收下她的東西。

更何況這次的寒磁髓不一樣。

這可是她回蘇家時,從蘇家寶庫中拿的。

聽說風師兄暗地找了十年。

機會就在眼前,蘇若若有把握他不會拒絕!

“對了,師兄,師尊說小青雲秘境需要五人組隊,到時師妹同師兄一隊可好?”

漓澤惦着寒磁髓掀眸看她。

一籃子月竹桃只能換一個條件。

少年笑的無懈可擊,

“既是半個月之後,那就半月之後再說,師妹莫要着急。”

望着漓澤極速遠去的背影。

蘇若若眼中划過一抹志在必得。

不是對漓澤,而是對風夙。

起碼現在風師兄已經記住了她!

後殿,桃花古木冠上。

羽嫣倚靠在枝椏邊。

女子一腳架在樹枝上,一腳耷拉着。

她手中捏着疊的四四方方的信箋。

紙面上“羽嫣親啟”四個大字明晃晃的。

羽嫣不由的想起,當年方流裕也愛給她寫信。

只是她從來都沒有回信過。

誠如他鍥而不捨的對她表明心意,她心如磐石的只拿他當對手。

羽嫣思緒有些飄遠。

青羽劍插進季裕心口的場景歷歷在目。

他們怎麼會是同一人?

他們怎麼可能是同一人?

縱使女子之前偽裝的再好。

縱使她心理暗示掩蓋的再完美。

羽嫣不得不承認,撕開的層層表象下,她現在有些心堵。

女子怔愣的望着信箋,眉宇間凝滯着濃濃的愁緒。

一改往日的恣意懶散,她緩緩將信紙打開。

咚咚咚

漓澤將籃子放回房間後,敲響了隔壁的屋子。

“進。”清冽的聲音從屋內傳出。

漓澤攥了攥拳頭,推門而入。

風夙正在擦拭毓流劍,瞧見來人他抬起的眸子又垂下。

“師弟找我有事?”

骨節分明的手指落在擦拭乾凈的劍身上,少年嘴邊始終噙着一抹笑。

漓澤走到桌前。

他掏出寒磁髓放到了風夙面前。

不等風夙詢問,他趕緊轉身逃離。

現在不跑不就等着挨打嗎!!!

毓流劍嗡嗡作響。

風夙嘴邊笑意消失。

原本因為見到寒磁髓明顯一亮的眸子,頃刻溢滿了不耐和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