漓澤趴在石桌邊。

似是想到什麼,少年面上的沉悶一掃而光。

雁回峰山腳下

漓澤一把抓住了小焰的兔子耳朵。

“小焰啊小焰,你就這麼喜歡被我逮?”

“你臉怎麼那麼大?”兔子嘴邊鬍子動了動。

他哪裡判斷來的他願意被他提着?

無恥哦。

“嗤,明明早就可以化形,可你成天一副兔子模樣,不是願意被我提耳朵又是什麼?”

漓澤說著還拽着他的耳朵揉了揉軟骨。

兔子渾身一個激靈。

幾乎是瞬間,他便化身成了小鳳凰的模樣。

成功從漓澤手中掙脫,小焰愉悅的扇動了兩下翅膀,還得意的揚起了腦袋。

“你是不是怕見人?不是我說,小焰,該不會你化形之後的模樣很醜吧?”

漓澤直接坐到了山腳下的大石上。

他雙腿盤膝,胳膊肘撐着膝蓋,一手托着下巴。

少年狐狸眼中滿是戲謔。

一番調侃卻是沒能對小鳳凰造成任何影響。

小鳳凰直衝下來踩了他腦門一下,留下一聲輕哼快速飛走了。

漓澤失望的嘆了一口氣。

小焰三年前就能化形了,偏偏只有師尊見着過。

“澤師兄,你在這裡啊。”

聽到少女的聲音,漓澤立刻直起了身子。

不遠處,蘇若若提着籃子走了過來。

漓澤唇角輕揚。

若不是他的視線一直盯着對方手腕上的籃子的話,倒是一副風流少年模樣如畫。

“蘇師妹,謝謝你啊。”

漓澤從大石塊上跳了下來。

他趕緊接過少女的籃子,狐狸眼中溢着流光。

蘇若若臉頰微紅。

“師兄氣了,師妹恰好從主峰後山修煉回來,這月竹桃是給師兄們和師叔帶的,你們喜歡就好。”

女子說話間落落大方。

漓澤視線從一個個*圓滑的月竹桃上移開。

他垂眸看向蘇若若,“蘇師妹有心了。”

月竹桃雖然不是什麼稀奇珍寶,但整個蒼渺宗只有主峰有種月竹桃樹。

師尊喜歡。

他不是沒有挖幾棵回雁回峰,可總是不如主峰結出來的桃子好吃。

漓澤眼中划過一絲笑意。

蘇若若被少年眼底的柔色灼了一下。

她趕緊移開視線,雙手糾着衣袖。

“澤師兄,小青雲秘境即將開啟的事情,你可是聽說了?”

“什麼小青雲?”

漓澤意識回籠,他疑惑問道。

他沒聽說,他不知道。

蘇若若驚訝的瞪大眼睛,一雙杏眼滿是不可思議。

“小青雲秘境,歸屬我們蒼渺宗的秘境,每十年開啟一次,距離這次開啟還有半個月。”

少女似是無意道,“大概是師叔忘記了。”

漓澤狐狸眼微眯,在少女抬眸看過來之前又恢復了張揚,

“原來如此,多謝師妹告知,師兄這就回去問一下。”

“等等!師兄,師妹還有話要說!”

蘇若若趕緊喊住了他。

她面上划過一絲焦急。

漓澤背對着少女暗自咬牙,他緩緩後退兩步然後轉身。

“蘇師妹你說。”

少年笑,實則攥着籃子的手指緊緊扣着。

完了完了,吃人嘴軟拿人手短。

蘇師妹要是再讓他給大師兄帶東西,他是答應啊還是不答應。

他怕被毓流劍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