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緊緊的攥着儲物戒,指尖繞過銀色的戒指插進了掌心。

一滴又一滴艷紅的鮮血劃落。

一定是她的計謀。

她就是想降低他的防備,假裝好意盡職盡責對他好。

等他像風師兄一樣信任依賴她時,她無論提什麼條件他都會答應。

甚至會和師兄一般維護她!

一切都毫無阻礙的串聯起來,季無野覺得自己摸清了*。

少年通紅着眼眸看向門口,他站着的位置剛好可以看到雁回殿殿門。

此刻那奢華中透着清幽的大殿緊閉,他眸色微暗。

殿內

羽嫣正一下一下捋着兔子耳朵間的軟毛。

她突然皺起了眉。

季無野怎麼回事,區區見面禮就讓他這麼感動?

羽嫣一直註意着他那邊的動靜。

看到少年滴血的手掌時,她手心都跟着哆嗦了一下。

不至於,真的不至於。

她羽嫣對弟子向來大方,他既然已經是她雁回峰的人,以後還會有更好的,也只會更好。

女子幽幽嘆了一口氣。

果然,少年之前一定是過的凄慘極了。

還好他心性澄澈未生魔障。

想到今日第一次見到少年時,對方清澈透亮的眼神,羽嫣指尖微蜷。

她不會再讓人欺負他。

“啾——”

“啾啾——”

懷中的兔子猝不及防的化身成了鳳凰。

他掙脫羽嫣的懷抱站到了桌子上。

腦袋朝着窗口方向不停的叫。

小鳳凰似乎是很激動,他金色的翅膀不斷扇動着。

“怎麼了?”

羽嫣從未見過小鳳凰如此活躍的時候。

“啾啾啾!”

小鳳凰叫着就要往窗外飛。

羽嫣沒有阻止他,跟着金色的小身影,她很快來到了雁回峰山腳下。

前方的金色影子還有繼續飛下去的趨勢。

羽嫣看向鳳凰軌跡的方向。

那是主峰。

羽嫣桃花眸微閃,她將鳳凰拽了回來。

一指靈力打在鳳凰眉心,他又變成了兔子模樣。

“想去那裡?”羽嫣垂眸擼着兔子的後背。

手指在划到他尾巴的時候轉了一個圈。

兔子狠狠顫抖了一下,他埋頭鑽進了她的胳膊肘。

“呵。”羽嫣輕笑。

“乖乖趴好,我帶你去。”

女子眉心的星痕在陽光下反射着光芒,她輕拍兔子*讓他縮的更緊。

她抬眸看向主峰方向,漂亮的桃花眼微眯。

主峰半山腰處有處瀑布溫泉池。

在羽嫣剛拜師的時候,她經常約着沈青逸來這裡修煉。

此刻,洶涌澎湃的瀑布垂直落下,拍打在一塊又一塊的石頭上綻開巨大的水花。

瀑佈下,男子緊閉着眸子。

不知道察覺到了什麼,他猛的睜開了眼睛。

羽嫣頓時發現了水簾後的氣息。

赤兔早已恢復了平靜,此刻正安靜無比的趴在她懷中。

沈青逸順着水流游了出來,*在外的肩頭是毫無血色的白。

羽嫣目光毫不避諱的在上面流轉一瞬。

她皺眉,“師兄你受傷了?”

之前的不愉快仿佛不存在一般。

她眸色擔憂,說著還往池邊走近。

白衣女子纖腰束縛,在池邊蹲下的時候,衣擺處的粉色紋路都被水汽打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