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楠瑜被沈青逸眼底的神色驚了一下。

那一瞬間他呼吸幾乎都要停止。

師尊剛剛在想什麼?

白衣男子面上不顯,他笑:“師尊,我帶蘇師妹回來了。”

沈青逸望向仍站在殿門口的蘇若若。

小女孩兒背着光,個頭不大安安靜靜的站着。

他朝她招了招手。

蘇若若趕緊跑了過來,她抬頭一派仰慕的望着青衣男子:“師尊。”

沈青逸早就發現了女孩兒額角的紅痕。

他當即看了慕楠瑜一眼,那一眼滿是看透一切的瞭然。

始作俑者摸了摸鼻尖:“弟子不是故意的,而且蘇師妹也沒有在意。”

蘇若若視線在兩人臉上來回一轉。

聽到慕楠瑜一番理直氣壯的話,她緊緊的握着拳頭。

她不信他不是故意的,明明力道大的很!

女孩兒用無辜的眼神看向沈青逸,她不附和慕楠瑜卻也不反駁。

上首的男子眸色溫柔,他清俊的容顏染上一抹無奈的笑,

“以後別跟着你楠瑜師兄跑了,為師竟不知他如此沒輕沒重。”

慕楠瑜得償所願鬆了一口氣。

他滿臉歉意的看向蘇若若,這下竟比之前真誠多了。

女孩兒拳頭不自覺握起。

就這?

若不是她用靈力化解的及時,恐怕她額頭都要起淤青了。

果然,師尊還是更維護陪他更久的徒弟是嗎?

不知不覺間,女孩兒心中竟是對沈青逸滋生了一抹怨氣。

微不可察,一朝生根發芽,早晚長成參天大樹。

慕楠瑜其實做好了被沈青逸狠狠斥責一通的準備。

畢竟看師尊之前的樣子,他對蘇若若喜愛的緊。

只是萬萬沒想到,師尊輕飄飄一句話撥了過去。

不對勁,這不是師尊的風格。

慕楠瑜垂下了眸子,他不自覺回想起了方纔進來時師尊的眼神。

拜入主峰至今

他還是第一次在師尊眼中看到那樣的神色。

仿如冰天雪地的刺骨冰錐,又冷又刺。

雁回峰

季無野換下了滿是補丁的布衣。

他伸手在衣服上一塊又一塊的蹩足針腳上划過,目光愈發陰沉。

少年白衣袖口繡着粉色紋路。

這是雁回峰親傳弟子服飾特有。

蒼渺宗外門弟子灰衣,內門弟子白衣。

主峰親傳繡金紋,雁回峰粉紋,青丹峰青紋,漣碧峰藍紋,器峰紫紋。

季無野移開的視線落在了袖口的紋路上,包括前襟和衣擺,一切都昭示着他作為羽嫣親傳弟子的身份。

少年將布衣疊好收緊儲物袋。

他從未忘記他是三靈根。

從五歲修煉至今已過十載,他的修為依舊停留在練氣三層。

他沒有天賦又骯髒,她憑什麼看上他?

季無野眼前又划過之前見到的風夙泛着紅意的眼睛。

他在千槲城摸爬滾打長大,什麼齷齪沒見過?

少年嘴角挑起一抹嘲諷的笑。

他不信,他不信羽嫣對他沒有所圖。

正道這些人最是虛偽,呵!

季無野走到外間,視線在觸及到桌面上不知何時放着的儲物戒時一頓。

待他拿過看清了裡面的東西。

少年瞳孔猛烈一顫,剛剛建立起來的冷漠防線又有崩塌的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