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夙從來不相信世上存在無緣無故的厭惡。

唯一的解釋便是蘇若若有問題。

季無野剛剛在主峰的時候是見過慕楠瑜的,知道他是掌門沈青逸的徒弟。

包括慕楠瑜身旁的女孩兒,和他同一批弟子。

少年走在風夙身邊,兩人一齊朝對面走過去。

蘇若若在見到風夙的時候立馬認出了他。

五年前對方的冷漠歷歷在目。

不知怎麼的,她可以不計較慕楠瑜的無情,卻無法釋懷他的冷待。

甚至耿耿於懷……

蘇若若的視線一直落在風夙臉上。

少年比她高一個腦袋,面具遮掩住上半張臉,單單一雙眼睛和露在外面的薄唇,哪怕年紀不大,也可以想象對方的模樣。

一定……非常好看。

他面上輪廓仿如上天雕刻般精緻。

蘇若若突然心臟撲通急劇跳了一下。

“慕師兄。”走進後風夙道。

季無野一雙瑞鳳眼清澈水潤,他跟着風夙喊了一聲:“慕師兄。”

慕楠瑜瞧了一眼季無野手中的儲物袋,根據兩人來的方向判斷出他們大概是去了執事堂。

師尊讓他帶着蘇若若的時候他是不情願的。

奈何師命難違。

看來風師弟和季師弟相處的不錯。

慕楠瑜噙着溫潤的眸子划過一絲笑意,“師妹,相必這兩位師弟你都認識了。”

男子看似和蘇若若說話,實則根本沒有看她。

蘇若若也不在意,她註意力一直都在風夙身上,沒空思索慕楠瑜的態度。

風夙面具下的眉頭狠狠皺起,對面女孩兒的視線讓他煩躁。

風夙:“師兄,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他看了季無野一眼,對方領會了他的意思,然後快步跟了上去。

在季無野和蘇若若錯身而過的時候,他側頭看了她一眼。

捕捉到她幾乎黏在風夙身上,稍帶惱怒的眼神時,嘴邊挑起一絲玩味兒。

只是弧度剛剛揚起便僵住了。

季無野猛的看向慕楠瑜,對方仿如洞察一切的目光讓他渾身一個顫慄。

兩相對視,倒是慕楠瑜首先錯開了視線。

待兩人徹底走遠,慕楠瑜面上笑意微斂。

季無野啊季無野。

我當真以為你是個可憐小白兔呢。

“慕師兄,風師兄在哪座山峰修煉呀?”

蘇若若仰頭,她忽閃着一雙杏眼兒好奇問。

慕楠瑜垂眸,男子忽然伸手彈了一下她的腦袋,

“怎麼,師妹才拜入主峰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其他峰頭了?”

對方出手的力道沒有任何收斂,當然也在可控範圍之內。

蘇若若倒吸一口氣捂住額頭。

她咬牙揉了揉,等再次將手放下來的時候,一個淺淺的紅印子落在上面。

慕楠瑜眸底極速的划過一絲滿意。

“師兄誤會了。”蘇若若垂下了腦袋。

慕師兄明顯是不想告訴她。

那她自己去找答案好了!

主峰

一大一小回來的時候,沈青逸仍在大殿。

青衣男子像是在發獃,他坐在上首視線半垂,整個人一動也不動。

直到慕楠瑜走近喚了他一聲,沈青逸才猛的回神。

見是他倆回來,沈青逸眼中的冷意褪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