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她蒼渺宗作為修仙界第一大宗,居然被人安放了偷渡傳送陣。

雖然是在外門。

蒼渺宗下是一座巨大的靈脈,是以宗門結界內靈氣要比外面稍濃郁。

羽嫣只當是有人想借蒼渺宗的地界修煉。

畢竟這麼小一個傳送陣着實進不來多麼大的人。

最多她兩個徒弟一起,不能再多了。

羽嫣神識收回。

精緻縹緲的臉蛋上划過一抹惡劣的笑。

她手中出現五塊靈石。

刷刷落在傳送陣周圍,頃刻間傳送地點轉移到了宗外。

不偏不倚就在宗門口。

做完一切後,女子輕理衣袖。

要不是她個子太高鑽不進去。

她還真想搞個逆轉陣,好去那邊瞅瞅入口在何處。

不出意外應該是妖界。

想想挺有道理,也就是妖界的小妖們會弄這麼小的傳送陣。

八成是拜入蒼渺宗的妖族弟子動的手。

羽嫣思索一番後轉身。

迎面對上了一雙滿是戲謔的眸子。

“師,師兄?”

羽嫣後退一小步輕拍胸口。

蒼渺宗也就是師兄能夠做到神不知鬼不覺嚇她一跳。

沈青逸側眸看了一眼洞口。

他視線平淡收回:“師妹在這裡做什麼?”沈青逸問。

羽嫣疑惑:“師兄怎麼這麼快就出關了?”

兩人異口同聲。

沈青逸首先回答了她的問題。

“區區封印而已,師妹難道認為我要修養很久?”

難道不是嗎?

羽嫣內心回他。

加固饕餮的封印哪裡是簡單的。

書中師兄一齣場就是收徒大典上,她還真不知道當年他究竟閉關多久。

女子面上不顯,她視線仔仔細細在沈青逸身上探查一瞬。

確定他恢復完全後鬆了一口氣。

“我倒是沒想到師兄會這麼早出關。”她望着他幽幽道。

沈青逸一瞧她這眼神,就知道她是在記剛纔他嚇着她的仇。

青衣男子不覺失笑。

他伸手拿掉女子發間不知何時沾染的靈草葉。

“我是特意過來找你的。”

上一個問題像是被他特意略過,羽嫣順着他的話鋒自然忘記了回答。

“師兄找我何事?”

兩人並肩走在藥園田埂上。

身側是齊及腰身的靈藥,隨着兩人走過帶起一陣陣波浪。

“師妹忘了,上次你說你找我有事,只是後來沒來的及說,一直拖到了現在。”

沈青逸淡淡說完,羽嫣像是才記起來了似的。

師兄說這個啊!

他不提她差點兒就給忘了。

果然之前把陣法盤交給風夙是對的。

不然哪天她忘記給漓澤,那小子還不知道怎麼在心裡嘀咕她偏心呢。

羽嫣想着想着開始出神。

沈青逸腳步停下,他側頭看她,清潤的眉宇間不滿皺起來。

“和我說話,師妹居然走神?”他沉下聲音問。

“抱歉,師兄!”

羽嫣立刻回神,女子眼中流轉着不加掩飾的懊惱。

沈青逸氣息瞬間一收,眨眼間恢覆成了那副清淡溫潤的模樣。

“你剛剛在想什麼?”他問。

羽嫣:“嗯?”

沈青逸氣的想直接捏她的臉。

終究是沒動手,他扭頭不再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