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兒明白了!”他道。

羽嫣點頭。

外面的拍賣仍然在繼續。

羽嫣後來又拍下了一個陣法盤。

兩個徒弟她可不會顧此失彼。

她時刻記得書中她的下場。

她收徒,她黑化,她愛上了自己的徒弟,她被蘇若若一劍捅死。

凌辰羡慕的目光落到風夙身上,後來又移到羽嫣手中的陣法盤上。

“嫣師叔對兩位師弟真好。”他忍不住感嘆道。

羽嫣挑眉,“師侄這話說的在理。”

風夙眸光微閃。

剛剛師尊說陣法盤是給師弟帶的。

心中悄然升起的那股被師尊特殊對待的隱秘喜悅,瞬間消散的無影無蹤。

倘若師尊只有自己一個徒弟,就沒有人和他搶她的關心了。

風夙緊緊的跟在羽嫣身邊。

陣法盤突然被女子遞到了他面前。

“風夙,等你師弟出關替為師交給他。”羽嫣道。

她擔心她忘了。

“好。”風夙接過陣法盤放入儲物戒。

他鳳眸閃過一絲淺淡光亮,小小的身體瞬間腳步輕快起來。

蒼渺宗

羽嫣遮掩氣息再次來到了外門。

幾乎每隔一斷時間她就會下來瞅瞅。

她在等季無野。

凝凝說殺戮道難斷。

那麼她只能在他入魔之前攔下他了。

師兄的死在源頭上便是季無野發動了魔族進攻。

蘇若若那條線她會守着。

但若是掐斷源頭,她便可以徹底放心。

羽嫣從小跟着修元尊者修煉。

雖然沒有以天下蒼生為己任的覺悟,但在她力所能及的條件下,她不會對可控災禍坐視不管。

女子坐在外門藥園中的一座大石上。

一個又一個或年輕或年長的弟子從她身前路過。

她神識覆蓋出去又收回。

不在,沒有季無野。

女子眸底划過淡淡的失望,這時傳訊石亮起。

“師尊,徒兒閉關了,出關後見。”

風夙稚嫩中帶着親切的聲音從裡面傳來。

羽嫣握着傳訊石的手一縮。

這種小事和她說什麼,羽嫣邊笑邊吐槽。

女子沒有回他。

她將傳訊石收起邁下了石塊。

剛剛神識放出的時候,她在藥園一角發現了一個有趣的東西。

她想她或許知道小鳳凰是怎麼跑到蒼渺宗來的了。

風夙盯着傳訊石有一會兒了。

一顆激動中滿是期待的心漸漸冷靜下來。

師尊不會是沒看到吧?

他是第一次給羽嫣傳訊,沒人知道他猶豫斟酌了多少次。

他怕打擾到師尊,也怕說的話不合適惹她心煩。

風夙抿起唇邊,亮晶晶的風眸已經黯淡。

男孩兒失落的不行。

傳訊石一直沒有動靜傳來。

風夙索性將石頭放進了儲物戒。

等他出關,等他出關後一定可以聽到師尊的回信。

像是說服了自己似的,風夙盤膝坐到了踏上。

腿邊是剛剛從拍賣閣帶回來的毓流劍。

藥園山腳

羽嫣輕踏步子小心翼翼的走到了一個洞口旁邊。

她神識漂浮着探入。

女子桃花眼中流轉着篤定的期待,突然那雙眸子一亮,像是暗夜有耀眼無比的流星划過。

果然!

真的是一個小型傳送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