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嫣自知理虧。

她繞到了沈青逸面前,兩人一前一後,她倒着走。

“師兄,我之前找你是想讓你幫我做個見證,給兩個小家伙舉行收徒典禮。”

沈青逸腳步一頓。

他看向羽嫣,唇角緩緩挑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

只聽他道,

“師妹果然是個稱職師尊,師兄倒是沒想到你為徒弟考慮的這麼齊全,看來是真上心了。”

明明是再普通不過的三兩話,甚至是誇贊。

羽嫣愣是從其中聽出了男子的陰陽怪氣。

她愣。

沈青逸收回視線沒再看她

也不管她怎麼想,他大踏一步走到羽嫣前面。

沈青逸:“收徒典禮一事不如等四年後,到時師妹說不定還會看中些好苗子,一起辦了多省事兒。”

羽嫣想她剛剛一定是錯覺。

師兄怎麼會陰陽怪氣,師兄從來不會陰陽怪氣。

男子離開時的話停迴響在她耳邊。

好苗子?

不得不說,師兄說的挺有道理。

雁回殿還是多添幾個人,多添幾個人安全。

沈青逸是一齣關就出來找羽嫣了。

當下回到主峰,他喚來了慕楠瑜。

“楠瑜,聽說之前你帶着你師叔的兩個徒弟去歷練了。”

沈青逸像是平常聊天一般。

只是他開門見山就這麼問,一心以為師尊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他的慕楠瑜,心中陡然升起一絲怪異。

師尊喚他過來就是問這個?

不管心中如何想,慕楠瑜還是如實回答,

“是,師尊,確有此事。”

然後呢?

沈青逸望着他,他都這麼問了,楠瑜就這一句話?

青衣男子嘴邊噙着笑,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慕楠瑜,直到看的小徒弟心中髮毛。

猶豫了一下,慕楠瑜斟酌着問,

“師尊可是找弟子有什麼事?”

沈青逸滿心恨鐵不成鋼,他幽幽嘆了一口氣。

“無事,你先回去吧,好好修煉。”

慕楠瑜身形一僵,他稍帶迷茫的轉身走出大殿。

像是突然領悟了什麼,他回頭看了主殿一眼。

難不成師尊是想知道上次出任務發生了什麼?

只是他拜入師尊座下百年,每次歷練回來,師尊很少多問,似乎只要確保他安全就可以了。

慕楠瑜好笑的收回視線。

大概是他想多了。

師尊讓他好好修煉。

之前每次見到嫣師叔,她也叮囑自己好好修煉。

男子溫潤如畫的面龐上帶着笑意。

既然師尊師叔都這麼說了,他定然不能辜負才對。

四年的時間轉瞬即逝。

雁回殿後

兩棵千年桃樹依舊樹冠茂盛掛滿了桃花。

區區手指可數的歲月對於古樹來說短的可憐。

簌簌簌,簌簌簌

山頭沒有風,臨近殿側的那棵桃樹卻是發出了窸窸窣窣的聲響。

片片桃花如落雪般飄到地上。

很快鋪成了粉紅色的地毯。

樹冠枝椏間。

一隻幾乎全身都染紅了的兔子趴在上面。

唯有兔子尾巴像是雪球一般雪白點綴在*上。

它上身抬起舔了舔前爪。

周身的淺淡紅色光芒漸漸消散。

赤兔一躍從枝椏跳到地上,接觸到地面的時候還在上面打了個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