糰子的眼神讓她不自覺懷疑是不是星痕又失控了。

直到風夙幾乎是立刻回應。

羽嫣才鬆了一口氣。

“是,徒兒知道了!”風夙趕緊道。

他心下雀躍,像是生怕劍被別人拍走了似的,跟着上一道競價聲立刻加了價。

凌辰輕嘖一聲。

他可真是狠狠地羡慕了!

羽嫣靜靜地聽着,思緒卻是再一次跑遠。

她萬萬沒想到她心血來潮跟過來後會有這樣的發現。

毓流劍。

書中風夙前期最大情敵的配劍。

別看那劍長得冰清玉潔,實則亦正亦邪。

毓流劍是千年前煉器大能烏昀的得意之作,也是他飛升之前最後一件煉器。

劇情中,毓流劍被五大世家之一的方家家主拍走。

後來方家家主把劍送給了他剛出生的兒子方笙。

方笙後來拜入萬昭宗,修為曾一度和風夙不上不下。

對方和蘇若若青梅竹馬,後來更是明着追求她。

方笙沒少找風夙的麻煩。

兩人關係惡劣到什麼程度呢。

大概就是一身正氣以蒼生為任的風夙,也會忍不住主動找方笙打架。

羽嫣眸子微動,她戲謔的看了糰子一眼。

毓流劍,她今日會替他拍下。

她定要將劇情線扯的七零八亂。

他們包廂正對的樓下。

方家家主幽幽嘆了一口氣,

“罷了罷了,爭不過爭不過。”

“家主,樓上是蒼渺宗的包廂,想來對方也不會差這一件法器,小公子馬上就要出生,您好不容易看上一件禮物,要不找對方談談?”

小廝盯着毓流劍惋惜的不行。

原本沒人和他們掙了。

偏偏蒼渺宗的人突然殺了出來。

方家家主聽完思索了一會兒。

“嗯,等會兒拍賣結束本家主找他們談談。”

他倒不是拿不出靈石。

只是對方一直咬緊不放,價格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期。

……

“四百萬靈石一次——”

“四百萬靈石兩次——”

“四百萬靈石三次!”

“成交!”

……

風夙唇角上揚,他回頭看向羽嫣,發現對方剛好在看他。

“謝謝師尊!”

男孩兒眉目似有星辰點綴,可惜帶着面具只能看到他流轉着波光的鳳眸。

不知怎麼的。

糰子開心的情緒似乎影響到了她。

羽嫣忍不住笑了起來。

似乎,她截劍的理由又多了一個。

凌辰慶幸的摩挲了一下手指上的儲物戒。

還好嫣師叔來了。

掏空他現在的家底兒,他也只拿的出三百萬靈石……

咚咚咚

外面敲門聲響起。

羽嫣眼底划過一絲興味兒。

“這麼快就送上來了?”凌辰皺眉。

待他打開門,中年男子的身影映入眼帘。

風夙立刻警惕起來。

“抱歉,打擾到各位道友。”

方家主稱呼的是道友,不是小友。

幾乎是凌辰開門的瞬間,他就察覺到了包廂中一道極其強大的氣息。

那是大乘期後期的威壓。

他還夠不到。

他不敢放開神識查探,直到走進門看到羽嫣,方家主眼中划過一絲訝異。

“原來是嫣尊者。”方家主態度更加謹慎起來。

他不覺思索此趟上來是對還是錯。

“方家主何事?”羽嫣淡笑。

她摩挲着指甲,半垂下的眸子睫毛纖長又濃密,在光線的照耀下灑下清淺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