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家主眉心一跳。

只聽他道,

“敢問嫣尊者,毓流劍可否相讓?”

說到這裡方家主已經想放棄了。

眾所周日,蒼渺宗羽嫣收入囊中的東西,無論花費多大的代價都不可能換出來。

其實很少有人有機會能正面和羽嫣打交道。

一切均是道聽途說。

方家主萬萬沒想到今日碰上的人是羽嫣。

瞧着羽嫣平和中帶着悠然的神情,方家主內心不由升起了一絲希望。

“交換代價嫣尊者可以提。”他趕緊補充道。

交換?

不知怎麼的,羽嫣周身的氣息突然低沉下來。

風夙小臉緊繃,他鳳眸緊緊的盯着羽嫣。

察覺到女子突變的情緒他拳頭一握。

師尊不開心。

羽嫣自小有意識起就討厭別人和她提交換東西。

仿佛是骨子裡與生俱來的不喜。

風夙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袖,

“師尊,”

“方家主莫要開玩笑了,毓流劍是本座送給徒兒的禮物,不方便交換。”

羽嫣垂眸看了風夙一眼。

對方朝她微微揚唇,羽嫣氣勢微收。

不知怎麼的,方家主總覺得羽嫣像是加重了交換兩字的語調。

方家主苦笑,沒有繼續堅持。

“既然如此,倒是方某叨擾了。”

凌辰關上門的時候站在門邊發了一會兒獃。

就這麼走了?

師叔不過一句話,對方直接沒了後話。

凌辰覺得這個世界挺神奇的。

以前他跟隨師尊出去歷練時也沒覺得外面那些人這麼怕他。

明明嫣師叔和師尊實力差不多。

凌辰滿腹疑問,後而笑着搖了搖腦袋。

罷了罷了,他糾結這個問題做什麼。

毓流劍被送上來的時候,風夙一顆心再次不爭氣的快速跳動起來。

他目光直直落在通體雪白的劍身上。

頂着厚重的威壓握上了劍柄。

嗡——

凌辰五指併攏遮在眼前。

風師弟怎麼這麼虎,毓流劍那麼強威壓豈是他區區築基可以抵抗的!

只是在嗡鳴聲響起的時候,男子五指稍稍鬆開了一條縫。

他震驚的望着已然托起毓流劍的男孩兒。

羽嫣眸底划過一絲贊賞,一閃而過的訝異早就被遮蓋。

原本她剛剛想說她可以先替他收着。

等風夙實力到了她再交給他便是。

只是羽嫣萬萬沒想到,不等她阻止糰子伸手碰劍,對方已經把劍握住了。

她的想法多少和凌辰有些重合。

講道理風夙駕馭不了毓流劍。

哪怕在書中,方家主將劍送給方笙的時候,也是給了他一個儲物戒。

直到方笙後期突破元嬰,才得以真正的握住劍。

風夙,難道她該感嘆他不愧是天道選中的人嗎?

羽嫣眼底划過濃濃的興味兒,她視線在糰子身上流轉。

風夙渾身一個激靈。

師尊在看他,他從未在師尊眼中捕捉到像現在一樣灼熱的目光。

男孩兒臉頰漸漸漲紅。

由於毓流劍太過沉重,風夙抬起來沒多久就放下了。

他皺眉。

“不錯,不要勉強,等實力上來後自然可以駕馭。”

羽嫣適時出聲。

風夙原本低落的情緒立刻明朗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