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發現了什麼,羽嫣直接笑出聲。

“小焰你可以啊,怪不得一直想往他身上跑,原來是發現了好吃的?”

女子手指在兔耳中間已然變紅的絨毛上一下一下捋着。

回到雁回殿的時候小鳳凰已經變回了兔子模樣。

和之前相比,現在赤兔半個腦袋都染上了紅色。

樓清寒說的沒錯,小焰確實吃了他的寶貝。

還是個大寶貝。

但以他的能力,若是他不故意放水,小焰又怎麼可能夠的到?

羽嫣心中暗道一句樓清寒狡詐。

靈香木可是靈藥界千年難得一見的極品。

一塊半個拇指長的靈香木封鎖的靈力足以抵得上普通修士修煉五十年。

最重要的是這些靈力可以直接轉化為修為,對魔同樣適用。

估計是樓清寒拿靈香木做成了手釧。

等小焰把藥效全部吸收……

嘖,小家伙怕不是一躍到少年。

羽嫣托起赤兔,一人一兔四目相對。

小兔子眼中咕嚕咕嚕的,似是在有意躲避羽嫣的直視。

“呵。”

女子低低溢出一聲愜意的輕呵,她將兔子放下看向窗口。

她在宗門口的時候就發現風夙了。

只是他身邊有凌辰在,她倒是沒什麼不放心的。

唯一令她意外的是,糰子居然閉關沒多久就出關了。

本以為至少兩年。

羽嫣眉眼間划過一抹深思。

蒼渺宗山腳

風夙跟在凌辰身旁。

拍賣閣的位置很扎眼,遠遠的門口人最多的就是。

兩人來到的時候剛好是上人的時候。

風夙抬頭看了凌辰一眼。

不是說要遲到了麽?

收到他的視線,凌辰面不改色,血色唇瓣揚起,

“看,風師弟,我沒騙你吧,如果想要好的佩劍,還是要來這裡。”

“可我沒靈石。”風夙眸色淡淡道。

仿佛是現在才想起這個問題。

但男孩兒卻是沒有一絲一毫的尷尬和慌張。

凌辰身體一僵,轉而他不在意的揮揮手,

“沒事,師兄這裡有。”

男子話落趕緊用神識掃了一眼儲物戒,而後他緩緩咬住了牙後跟。

乖乖,師弟可不要看上太貴的為好。

風夙:“謝謝凌師兄,到時師弟一定會還你的。”

他伸手扯了扯凌辰的衣袖,那樣子乖巧極了。

凌辰心虛的笑了笑,“沒事,就當是師兄送你的見面禮了。”

只要師弟你眼光不要太高就好。

身為蒼渺宗首席大弟子

凌辰直接帶着風夙來到了拍賣閣頂層包廂。

“這個位置是蒼渺宗掌門專屬,風師弟,方便我看看你原來的劍嗎?”

凌辰坐了下來,他靠着窗朝風夙伸手。

男孩兒猶豫了一下。

劍是師尊送他的,可是被他弄壞了。

風夙垂眸,他手中左右各出現一塊斷劍。

“嘶——”

凌辰倒吸一口氣。

他忍不住站起來湊到風夙面前,視線緊緊的落在男孩兒手中的斷劍上。

“風,風師弟,這是你弄斷的?”

別以為他笨就可以隨便騙他?

這劍肉眼可見材質上上等,風師弟區區築基,乾的了這事兒?

凌辰懷疑的視線落在風夙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