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凝手指在杯子上輕輕彈了彈。

她似乎是第一次見到羽嫣像現在這樣糾結的樣子。

紅衣女子輕聲嘆了一口氣,

“太難……”

羽嫣美眸微動。

赤兔輕輕咬着她的手指,她好笑的一把拽起它的耳朵。

女子拿着被兔子啃咬的手指戳了戳它額頭的軟毛,

“咬我,嗯?”

“哈哈哈哈哈哈,嫣嫣你和一隻兔子較什麼勁!”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羽嫣總覺得赤兔現在的表情氣呼呼的。

她迅速的移開視線。

小鳳凰現在應該是聽不懂她們說話的。

起碼要五十年後,按照鳳凰的年齡計算,它目前只是嬰孩期。

羽嫣從魔域出來的時候,幾乎沒走太遠,一道身長玉立的黑色身影悄然擋住了她的去路。

“怎麼樣?”男子開門見山問。

他語氣聽起來有些急切,又隱隱帶着些期待。

“不怎麼樣,繼續努力。”

羽嫣笑了一聲。

山頭一黑一白的人影扎眼的過分,樓清寒不知道是察覺到了什麼,他迅速撐起了一道屏蔽結界。

羽嫣黛眉輕挑,她一下一下的安撫着懷中的兔子。

自樓清寒出現開始,這家伙就跟瘋了一樣。

它想跑,它想去他那邊。

女子笑的瀲灧,她死死的禁錮住赤兔。

她偏不讓它去。

“你在怕什麼?”

羽嫣淡淡看了一眼結界外的人。

魔殿護法。

樓清寒皺眉,“他會亂講。”

他擔心他私下裡見羽嫣的事情會傳到阿凝的耳中。

他怕她誤會。

雖然阿凝或許根本不會在意。

不過,他才到這裡他的右護法就跟了過來……

樓清寒眸底划過一絲危險,手底下的人又欠收拾了。

羽嫣掩嘴打了一個哈欠,

“行吧,問也問完了,樓清寒,我們倆兩清了。”

白衣女子似要轉身離開,男子卻是突然伸手攔住了他。

羽嫣掀眸:“嗯?”

“我們再做個交易。”男子有些彆扭的側開臉。

若不是早就知道他的身份。

給羽嫣一百個機會她都不會猜到面前這人是魔域當權者。

“樓清寒,你是不是瞞着大家偷偷修了仙?”

羽嫣望着他的側臉幽幽道。

男子身形一僵,他氣惱的看她,

“你亂說什麼!”

嗯?

今天怎麼一個兩個都開不起玩笑?

羽嫣探究的看他,女子掀唇吐出兩個字,

“不做。”說完直接穿透結界離開。

“羽嫣!”樓清寒趕緊追上去。

蒼渺宗門口

“樓清寒你慫不慫,有這時間和我掰扯,你不如直接去找凝凝!”

“我是不會再和你做交易的,你回去吧。”

白衣女子眉間星痕似有流光划過。

她伸手輕遮擋住對方看過來的視線。

女子斂眉桃花眼微垂,這次她提前察覺到了。

到底是為什麼不受她的控制了呢。

星眉劍目的男子只以為對方是煩了不想見他。

樓清寒一急,他趁此機會將羽嫣懷中的赤兔搶了過來。

不搶不要緊,這一搶,那兔子在觸上他手的瞬間便在他掌心打了一個滾。

酥麻的洋癢意傳至四肢百骸。

他差點兒把兔子丟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