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嫣別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

顏凝心下咯噔,手指又是跟着一縮。

“怎,怎麼了?”顏凝問。

“凝凝,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着我?”

羽嫣摸着小兔子垂眸問。

顏凝眉心一跳,她極速的否認,整個人都坐直了身子,只聽她道,

“沒有!”

說完她就看向羽嫣,對方言笑晏晏朝她挑眉,

“我逗你呢,怎麼還當真了,之前這種玩笑又不是沒開過。”

顏凝聽完一僵,她立刻伸手捏了一下她側臉,她惡狠狠道,

“你真是夠了!”

“嘁,瞧把你唬的。”

羽嫣看了她一眼收斂笑容,“說正事。”

“凝凝,我想請你幫個忙。”

女子神色是前所未有的嚴肅。

顏凝不禁懷疑她是不是遇上了什麼不得了的大事!

她沒出聲,等羽嫣繼續往下講。

“如果我帶給你一個入了魔障的小孩兒,以你的*,能不能把他掰正?”

羽嫣說完頓覺這麼形容不大合適。

剛想換個說辭,就見對面的顏凝好笑的雙手抱臂,

“嫣嫣,你是不是還在逗我,掰正?我可是魔修,純種魔修,掰什麼正?”

“還有,入了魔障,是哪種程度的魔障?”

顏凝朝她湊近眨巴眨巴眼。

不過心下倒是鬆了一口氣,剛剛她真的以為嫣嫣是遇到什麼難事兒了。

羽嫣思緒還停在她上個問題,聽到她問什麼魔障,女子脫口而出,

“蒼生殺戮道。”

“嘶——”

顏凝搓了搓胳膊,“沒救,絕對沒救!”

是她誤會了。

這確實是大事!

羽嫣桃花眼微閃,“我剛剛的意思是斷了他殺戮的道,然後如果可以,教導他你的*。”

“這就是你說的掰正?”顏凝挑眉。

羽嫣:“嗯。”

紅衣女子陷入了沉思。

“嫣嫣,你該知道,修殺戮道者若是為正,便是魔的災難;若是為邪,則是修仙界的災難。”

千萬年來,墮入殺戮道的魔修無不是正魔共同的絞殺對象。

但凡有記載的殺戮道魔修都被早早的掐死在萌芽。

殺戮一道幾乎沒有改道的可能,難斷!

嫣嫣說的這個,難辦啊……

不過,哪裡來的小孩兒?

顏凝瞅着羽嫣滿是探究之色。

“怎麼了?”羽嫣摸着兔子的手一頓,她問。

“嫣嫣,聽你的意思,這個小孩兒現在已經入魔了?”

顏凝神色凝重,“不是我狠心,如果他真的是墮殺,你最好提早下決定。”

下什麼決定?殺了他?

羽嫣想着書中的劇情。

季無野嗜殺,但不失控。

魔尊之位他奪的很輕鬆,哪怕後來對正道宣戰,也從未有人懷疑過他修的是殺道。

若不是書中明確提到,羽嫣甚至不會去懷疑。

季無野為什麼墮魔?

原本他也是蒼渺宗一心修仙的弟子,但從小到大一直遭受磨難不公,是人都難以身心向明。

命運帶給他的枷鎖已經夠多,但凡有阻止的辦法,羽嫣都不會選擇殺了他。

那是下下策。

“嫣嫣,他是什麼人?你在猶豫?”

“真的沒有辦法?”羽嫣問。